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财经 > 正文

浙江前亿万女富豪吴英集资诈骗案申诉或将迎来首个明确答案

  记者从多方了解到,吴英案最核心的部分,其刑事申诉,有望在月底前,从浙江省高院得到一个确定性答案。记者曾向浙江省高院发函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应。据了解,刑事申诉的代理律师之一,仍是吴英案一审、二审的辩护律师杨照东,其系“中国刑辩第一人”田文昌的得意弟子,师徒二人均坚持认为吴英无罪。

  2019年12月19日,记者从多方了解到,吴英案最核心的部分,其刑事申诉,有望在月底前,从浙江省高院得到一个确定性答案。近期,浙江省高院立案庭也向吴英父亲吴永正、代理人蔺文财透露类似信息。

  记者曾向浙江省高院发函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应。早前媒体曾报道,吴英自2013年即开始刑事申诉,2016年曾再次提交相关申诉材料,但过去6年来始终未获得任何答案。

  吴英于2007年2月7日被东阳市警方在北京首都机场控制,此后于2009年被判集资诈骗罪,死刑;2012年最高院发回重审,当年5月21日,浙江省高院改判吴英犯集资诈骗罪,死缓。目前,吴英已经服刑超过12年。

  多年来,吴英案持续受到广泛关注,其以民间借贷资金进行投资经营的模式,实际也是我国众多民营企业家的共同特点。也因此,吴英案始终是经济学界、法学界持续讨论的话题。

  “这个案件囊括了众多吸引人眼球的因素,其中包含了巨款、死刑等刑事要素,民间资本、金融垄断等制度要素,社会公平、价值观标准等价值要素,女富豪、‘80后’等人情要素,还伴随着对于政府、官员、法官不信任的种种传言。它几乎成为中国当代总体社会矛盾的一个缩影,而参与该案件讨论的社会精英之多、群众反映之强烈、刑事裁判与社会舆论如此背离,恐怕也是大大超出了当地法院和政府的预料。”2017年,西南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王兰、教授程德安署名论文中,曾如此总结回顾。

  不过,相比于减刑、行政诉讼等变化进展,该案最为核心的吴英刑事申诉,过去却始终毫无进展。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7月媒体曾报道:“6年来,最高检首次过问吴英案刑事申诉事宜。”

  据了解,刑事申诉的代理律师之一,仍是吴英案一审、二审的辩护律师杨照东,其系“中国刑辩第一人”田文昌的得意弟子,师徒二人均坚持认为吴英无罪。

  吴英案大事记

  2006年秋天

  时年26岁的吴英以亿万富姐的身份突现东阳。从2006年10月开始,各地媒体都开始关注吴英,用大量篇幅报道解读吴英的“暴富神话”。

  2006年12月

  就在外界风传吴英和她的本色集团遭遇资金危机的关键时刻,吴英却突然神秘失踪了。8天后,吴英重新现身,声称是被人绑架了。

  2007年2月7日

  吴英在首都机场被东阳警方抓获,并因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刑事拘留。

  2008年

  浙江省金华市检察院以集资诈骗罪起诉吴英。

  2009年4月16日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开庭审理此案。

  2009年12月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处吴英死刑,并处没收吴英个人全部财产。

  2010年

  吴英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2011年4月

  二审开庭时,吴英主动承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但继续否认集资诈骗罪。吴英二审代理律师称,吴英检举7名官员。

  2012年1月18日

  浙江省高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最高院核准。

  2012年3月14日

  时任总理温家宝两会结束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吴英案”有三点表态。“我注意到,一段时间以来社会十分关注吴英案。我想这件事情给我们的启示是:第一,对于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和处置原则应该做深入的研究,使民间借贷有明确的法律保障。第二,对于案件的处理,一定要坚持实事求是。我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下发了关于慎重处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通知,并且对吴英案采取了十分审慎的态度。第三,这件事情反映了民间金融的发展与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还不适应。现在的问题是,一方面企业,特别是小型微型企业需要大量资金,而银行又不能满足,民间又存有不少的资金。”

  2012年4月20日

  最高院未核准吴英死刑,该案发回浙江省高院重审。

  2012年5月

  吴英案判决结案,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但吴英和她旗下的本色集团的财产却没有随着案件判决得到处置。吴英方面多次申请未果。

  2013年5月15日

  吴英方面提出行政诉讼,将东阳市政府列为被告,东阳市公安局为第三人。本色集团和吴英方面提出,东阳市政府干预司法,至今不准东阳市公安局返还原告公司财产及营业执照。

  2014年7月11日

  吴英死缓减刑案开庭,浙江省高院判决吴英由死缓减刑为无期。

  2014年7月

  吴英案代理人蔺文财涉嫌诬告陷害罪,吴英父亲吴永正涉嫌诬告陷害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先后被东阳市公安局刑拘。

  2014年9月4日

  东阳市检察院对吴永正及蔺文财作出不批捕决定。

  2015年11月23日

  金华中院作出裁定,不予立案。吴英方面的上诉在2016年也被浙江省高院驳回。吴英方面随即发起再审申请。

  2018年1月26日

  就吴英及其名下本色集团起诉东阳市政府一事,最高院派员到浙江省高院举行立案再审听证会。

  2018年3月23日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浙江省女子监狱公开审理吴英减刑一案,并当庭作出裁定:将罪犯吴英的刑罚减为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

  2018年5月3日

  就吴英及其名下本色集团起诉东阳市政府一事,最高人民法院下发行政裁定书,驳回再审申请。

  2018年11月25日

  吴英代理人蔺文财在网上发布申诉书,请求查明当事人之间“松散型”联营和单位行为后,撤销此前刑事判决,依法改判吴英无罪。(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