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社会 > 正文

海南文昌“枪击前妻一家”案:多大的怨恨才会枪杀前岳父岳母?

  说起韩某光和严某恋的感情,一旁哭红了眼的大嫂张敏觉得,二人经常会为琐事拌嘴,但韩某光对严某恋很上心,而严某恋好像一直嫌弃韩家,“我家这个弟弟很懂事,是个做事很有分寸的人。但是女的来到家里,从来不主动说话,你问她才爱答不理地应一声,我们也知道她一直嫌我们家穷,瞧不起我们。”

  7月14日21时许,31岁的韩某光开着租来的黑色凯美瑞轿车来到海南省文昌市清澜南海村委会严村,拿着改装的高压气枪,枪杀了前岳父、前岳母,射伤了前妻严某恋后,连夜逃离。7月15日23时许,文昌市公安局在消防救援等部门的协助下,在文昌市龙虎山水库,打捞起了韩某光驾驶的轿车,车内的男性尸体确认是韩某光。

\

韩某光和车辆被从龙虎山水库打捞上来

  枪击案发生后,记者赶到文昌市。从2014年步入婚姻殿堂到2019年7月9日离婚,韩某光和严某恋携手走过5年。谁也不会想到,五年的夫妻情分未抵过一时的心中怨恨酿成了惨剧。冲动之后,给严家、韩家、甚或是韩某光和严某恋及3岁多的女儿曾经组成的三口之家,留下的无疑是失去家人的悲痛、旁人背后的鄙夷、伴随一生的伤疤和无法面对的未来……

  夜晚的一场惨案

  7月15日,文昌市发布官方警情通报,7月14日21时40分许,文昌公安接到报警称:文昌市文城镇某村发生一起涉枪案件。经初步侦查,犯罪嫌疑人韩某光文昌人,31岁,持枪击中严某侠、冯某菊的头部、颈部、胸部等处,导致严某侠当场死亡,冯某菊经抢救无效死亡,击伤严某恋头部,随后韩某光驾车连夜逃离。公安机关全力开展缉捕工作的同时,提醒群众犯罪嫌疑人携带枪支,具有较大危险性。

\

15日,文昌公安发布对韩某光的通缉令

  7月的海南潮湿闷热,案发的清澜南海村委会严村在文昌市东南方向,是个沿海的村落,有关7月14日夜晚那场惨案的一切,还是村民们讨论最多的话题。案发地严家在村子西南边,房子是2018年新盖的。死者严某侠和冯某菊是夫妻,都过了花甲的年纪,伤者严某恋是严某侠夫妇的女儿,犯罪嫌疑人韩某光是严某恋前夫。

\

严家2018年新盖的房子

\

严家凉棚下的血迹

  “我们听到阿恋的求救声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是他(韩某光)自己做的气枪,声音不是很大,开枪的时候我们都是不知道。他们家里人平时都很好,跟村里人关系不错,都很和气的。”枪击发生后,警方封锁了现场,严家门前凉棚的地上、村路中间、严家门口的小巷,几处血迹和沾血的鞋印依然明显,隔壁邻居严华指着血迹回忆起对韩某光的印象:“他常来,表面看着很好的,谁会想到发生这样的事!”

  深陷的三个家庭

  一场牵扯到三个家庭的惨案,旁人更多的感受也只是惊讶和惋惜,而对于严家、韩家、韩某光和严某恋及3岁多的女儿曾组成的小家,则是彻头彻尾的痛。

  严家失去父母痛不欲生,严家有三个孩子,大女儿成家后和爱人在广州打拼,差不多半年才能回来一次;二女儿严某恋初中毕业后离开家去广东打工,2016年有了小孩回到了文昌;小儿子大学毕业后在三亚当老师,寒暑假都要回家陪伴父母。

\

案发前,严家父母和严某恋曾在自家凉棚乘凉

  7月9日,严某恋和韩某光离婚,同一天韩某光将孩子从严家接走,住在文昌市区的韩某光姐姐的房子里。枪击案发生前,严家父母和严某恋正在凉棚中纳凉,小儿子独自在屋里看电视。“我是听到我二姐喊才知道的,跑出来的时候,我妈倒在家门口,我爸倒在路中间,二姐满脸是血趴在我爸身边。”严家小儿子声音越来越弱,双唇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一连几日,他只要一闭眼,就是这幅场景,“当时他举着很长一把枪,也要把我杀了,我赶快跑去了村路的拐角后,躲起来报了警,报警后我往回探头,他已经开车跑掉了……”

  接到弟弟电话的时候,远在广州的严家大女儿懵了,反复问了几次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赶忙和爱人往回赶。7月15日夫妻俩到家时,距离上一次回来还不到半年时间,可一切却已经物是人非。

  “他那个人性格有问题,从来不会跟我们打招呼的,每次来我家什么都不干,就在房间里,吃饭了才出来,他们两个也是常吵架的,我妹跟我说他还在外面欠了钱,好像是把我妹写成担保人,我妹接到催款电话后才知道的。”严家大女儿靠在爱人的肩膀上,眼泪在脸颊上连成了线。几天来,失去父母的姐弟俩忙着照看在医院里的严某恋,也忙着联系公安部门,希望尽快安葬父母,“我没见到我爸妈最后一面,我妹还在重症监护室,我真的是恨死他了……”

  韩家笼罩在悲痛愧疚中

  韩家住在距离严村50公里的公坡镇石盘中村。韩某光是韩家的小儿子,上面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在周围邻居的口中,韩某光都是一个“还不错”的人,“我们小时候一起玩,开始不太相信这事是他干的。”韩某光儿时玩伴云彬说。

  14日午夜,民警的到访打破了小村的宁静。“14号晚上开始告诉我们说我弟跟人打架,我们是15号才知道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韩家大哥眼睛盯着地上,深深地叹了口气。

  韩父说,10多年前,韩某光初中毕业就去东莞打工,从事电脑绘图,2019年年初,为了孩子以后能够在文昌上学,决定回来创业。韩某光比较内向,而且有事怕家里担心,从来都压在自己心里,在家里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你们别管了”。7月14日案发前下午,韩某光开着黑色凯美瑞轿车,带着女儿乐乐从文昌市回到家中,将孩子放下后,他就离开了。“没有什么不同,他还是那样,看不出要去做这种事。”韩父用粗糙的手掌抹掉脸上的泪,他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会这么做。

\

韩家父亲垂头坐在家外的树下

  说起韩某光和严某恋的感情,一旁哭红了眼的大嫂张敏觉得,二人经常会为琐事拌嘴,但韩某光对严某恋很上心,为数不多回家的日子,也经常带她出去玩,而严某恋好像一直嫌弃韩家,“我家这个弟弟很懂事,是个做事很有分寸的人。但是女的来到家里,从来不主动说话,你问她才爱答不理地应一声,我们也知道她一直嫌我们家穷,瞧不起我们。”

  韩家二姐承认,严某恋第一次来时,家中确实条件不算好,还住着老旧的平房。“我弟跟我抱怨,她总是什么都要好的,讲究牌子,挑贵的,但我们就是普通家庭。”看着2018年刚盖起来的小二楼,韩家二姐说:“现在日子有了起色,为什么会这样?”

  事发后,韩家大哥暂停了拉货跑长途的工作,张敏跟单位请了长假,韩家二姐和爱人从东莞赶回家中。几天里,除了张敏去买过几次菜,一家人都没有出过村子。“我买菜的时候,就听人家在议论,说的特别难听。”张敏说,在韩家人眼里,抛去情感的成分,韩某光确实是杀人者。“弟弟做出这样的事,我们也不想出去,害怕被议论,我们也不敢去医院,怕女方看到我们有情绪影响病情……”

  小家破碎后又雪上加霜

  严家大姐告诉记者,因为严某恋伤情严重,被送到了海口的医院进行救治,“现在还在密切观察。”除了妹妹,最让他们担心的还有3岁多的乐乐。乐乐被送到石盘中村的奶奶家后,就一直住在那里,由韩家人照顾。

  7月15日10时许,文昌市警方根据侦查线索跟踪排查至文昌市龙虎山水库,并在该水库附近发现了车辆痕迹。警方随即判定疑似涉案车辆冲进了该水库,后立即组织人员进行打捞。7月15日23时许,文昌市公安局在消防救援等部门的协助下成功打捞起一辆黑色凯美瑞轿车,车内男性尸体经辨认系犯罪嫌疑人韩某光,同时办案人员在车内发现高压汽枪一支。经公安机关查明,韩某光离婚后即购买组装枪支蓄意报复,从而导致该命案发生。而对于枪支来源和韩某光是畏罪自杀还是惊慌中误入水库致死,文昌市公安局办案相关人员告诉记者,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7月17日,严家姐弟为逝去的父母选好了墓地,面对未来,严家人算不出何时能够走出阴影,除了叹气不知能说些什么。韩家兄妹守在家中,为抚慰父母的情绪,也为躲避身后那些难听的谩骂,面对未来,韩家人不知何时能够摆脱“杀人者家属”的身份,更多的是愧疚和胆怯。严某恋躺在海口的医院中仍在密切观察,女儿乐乐时不时会向奶奶哭闹着要爸爸妈妈,面对孩子,大家只想先尽可能的瞒下去……

\

严家姐弟安葬父母

  采访中,有传言说,让韩某光选择杀人的原因是夫妻俩承诺离婚后的2万元抚养费,也有传言说是韩某光欠下了巨额高利贷,更有传言说是严某恋婚内出轨,但具体是不是这些传闻,又或者到底是什么,可能只有这对曾经的夫妻才会真正知道…… (编辑:RMAQW)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使用化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