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乡村 > 正文

河南宛城惠农机井建成六年不通电 中央专项资金为何打水漂?

  宛城区土地整理中心李主任说,2015年底的这次竣工验收没有通过,当时,局里就积极通知各个标段的施工方,抓紧时间整改。但至今,一些标段的内业资料都没有交上来。随后,项目剩余1000多万的中央财政资金被财政部门收回。

  河南是产粮大省,位于豫西南的南阳市宛城区地势平坦,有利耕种,是全国产粮大县之一。2010年,中央财政在这里全额投入4000多万元的专项资金,用于三个乡镇、将近三万亩集体土地的整理项目,其中包括农田、道路、机井灌溉等等。

  该项目于2011年招标、2012年开工建设、2013年完工。然而,建成六年,这里的数百眼机井仍然无法正常使用。今年夏秋两季,南阳遭遇旱情,中央投资的机井就在眼前,却因为没有接通电力无法灌溉。无奈之下,这里的老百姓自己买了电线,接通了高压电取水灌溉。

  惠民机井不通电,村民只能私接高压电灌溉

  南阳市宛城区红泥湾镇是2010年立项的土地整理项目所涉及的三个乡镇之一。在新泉村的耕地边上,可以看到一座灰色砖构平房,没有安装窗户和门,除了一个井眼,没有其它任何配套设施,只有通过房子上写的“国土资源·土地整理”的铭牌才可以辨认出,这是土地整理项目建设的灌溉设施。

  新泉村村民说:“都是谁想浇地,然后谁往里面现接电。比如你今天要浇了,哪个井在地的附近,你就去哪儿接线,没有配套。”

\

新泉村的井房里,除了一眼井,再无其它任何配套设施

  彦章村的情况,基本差不多。彦章村村民表示:“谁浇地谁拉水泵,种地的都用水泵,自己弄到那儿自己接上电,对付着就浇了。”

  高庙镇司庄村的情况,要略微好一些。井房已经加上了门锁,房间内也安装有提灌泵等设施,只是没有接电。高庙镇司庄村村民:“看着有井用不成。今年我们才想了这个匪门,才用上。这边儿没有低压线。从那个高压线上接过来的。别的没办法,要不然庄稼就得旱瞎。今年就我们这两个队丰收了,别的队都没接电,没人管,那边的井用都没用过。”

\

未经电力部门批准,村民们自己扯的线头。需要用电时,把线头上的电胶布撕开,接到提水泵上

  眼瞅着中央出钱投资的机井就在跟前,而庄稼却面临着旱死的危险,村干部也着急:

  “井打的不少。线架的每个井也都通了。那下面儿接的也都很好,就是变压器没有接火。今年就是大旱呀。这不出问题还好,出了问题是你自己的事儿。那你急着浇地呢,那也没有办法。”

  经历了几年老百姓私自接电之后,由村委会出面,安排村里的电工负责统一管理接线用电。

\

红泥湾乡新泉村井房里,群众临时将电线通过变压器连接到附近的线杆上

  郭厂村村干部:“就差通电了。这个样子就是不安全。现在都是电工直接接火,管的严,你要自己私搭乱接灌溉,就要写个保证书。”

  司庄村负责管理用电的村民:“谁过来浇地再跟我联系。往井上送上电。我再来检查一遍。看用电安全了,我再给你送上电。你这个井才能用。”

  完工六年的惠民工程为何至今仍是摆设?

  土地整理项目的电力,为什么至今没有接通?当地电力部门的负责人说,项目立项五年之后,才第一次有人与电力部门对接。而这个时候,相关的电力标准已经发生了变化,根本不符合通电的要求。

  电力部门的负责人:“2017年年底机井施工方来人咨询机井用电,所有机井电力设备已经完全不符合2017年电力标准,如电线杆高度不够、电线老化、施工方说个别变压器被盗、隔离开关生锈合不上、变压器台架生锈。然后给施工方提供3套供电方案通知施工方照此施工,然后施工方再无联系。以上是红泥湾机井项目。高庙和红泥湾一样,比红泥湾还晚5个月才来报装。另外一个乡镇机井项目至今从来没人联系过。”

\

高庙乡司庄村井房上的铭牌

  中央投入4000多万元的惠民项目,为什么至今都没法惠及到老百姓?按照电力部门的说法,不是电力部门不给接电,而是项目完工五年,项目方才开始跟电力部门对接用电的事情。机井打好六七年了,当地政府部门都做哪些工作?惠民机井为什么还是摆设?

  本周四(19日),中国之声记者来到项目主管单位宛城区自然资源局。土地整理中心李主任说,从2013年完工到现在,宛城区自然资源局就一直在积极推进整个项目:

  “12年初在郑州招投标,12年5月签订的项目施工合同,工期是120天,10月这个项目都应该有完工了。13年当时市里面组织过一次督查,当时发现问题就很大。15年12月份市里组织的省市的专家来进行竣工验收,提了70多条问题,没有通过。你像施工日志今天干了啥?明天干了啥,今天进的什么料,今天进的料是怎么办的?施工资料这些东西基本上是不齐全的。”

  李主任说,2015年底的这次竣工验收没有通过,当时,局里就积极通知各个标段的施工方,抓紧时间整改。但至今,一些标段的内业资料都没有交上来。随后,项目剩余1000多万的中央财政资金被财政部门收回。

  2016年,宛城区自然资源局专门组成督查组,但是,没有进展。2017年八九月份,宛城区纪委介入调查。结果是,三名领导干部背了处分。2018年,宛城区委巡视组介入,没有结果。今年,河南省委巡视组介入,最终,已经退休的原局长背了处分。

  李主任说,接下来,还会有审计、纪检部门来不断检查。索性,有关这个项目的所有资料,也就不往柜子里锁了,有人来查,就手抱走就好了。

  标准问题还是钱的问题?中央全额投入的惠民工程何时实现价值

  这么多年过去了,省市区三级的各种监督检查几乎没有停过,机井为什么就是用不上呢?李主任说,首先是电力相关标准变了,原有的设计无法满足现有的标准:

  “规范提高了,这个低压线杆设计的时候8米,高压线杆10米,但是后来一直迟迟验收不了,到18年的时候已经多少年了,标准的高压电杆提高到12米,低压线杆提高到了10米,首先这所有的线杆就不合格;线这一块,这么多年风吹雨淋,线这一块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电力部门肯定有理由不给你进行验收;另外呢,你的变压器一直是在野外,这么多年不使锈蚀了,电力部门也提出来进行试验,这部分费用谁出?怎么从这个项目费用里面走?也存在问题。”

  李主任表示,2018年以后,有过变更设计的想法,但初步了解了情况之后就发现,由于拖得时间过久,变更设计都已经很难实现了。而已经拨付的3000多万里面,有关机井的资金,也不再好界定了:

  “拨款的时候,拨款凭证上没有井号。这部分原来是验收过还是没有验收过,哪些井是拨过钱的,我界定不了。领导们换了几任了,谁担得起这个责任?所以这个事现在就是个糊涂账,头疼得很。”

  采访中,李主任还表达过这样的意思:土地整理中心只是一个股级单位,而它要对接的乡镇政府也好,电力公司也罢,别说土地整理中心了,就是自然资源局也未必协调得动。再加上,在此过程中,项目涉及到的三个乡镇当中的新店乡,划归新设立的南阳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副厅级的架构,恐怕事情更加难以一揽子彻底解决了。

  李主任说,就在这个月,按照区里的意思,自然资源局递交了整个项目的处理解决方案。初步的想法是,解除与部分标段施工单位的合同,这部分的纠纷,走司法途径解决。

  “如果说能通过法律途径追回来一部分钱,因为这4000多万还剩有1000多万,能追回来,那两块钱合到一起;追不回来,我们先把区财政上的这部分钱走出来,电力这一块也可以直接交给电力上,要么就是把电这一块也交给乡镇,通过招投标也好,通过协议也好,由电力部门对这个电进行完善,最终的目的就是通上电,重点用在保障着农民灌溉。”

  记者:“那就是老百姓什么时候能用上?还得等?”

  李主任:“那应该很快吧,这个事儿区领导们都很重视。”

\

高庙乡的一个井房内的井口,架设有提水泵设施,村里让电工统一管理接电

  2012年年初招投标的项目,按照合同,最迟当年年底就该完工。为什么迟至三年后才进行初步验收?从2016年开始,省市区三级多次巡视、督查、检查,处理了两回干部,但中央全额投入的惠民工程,就是实现不了它应有的价值。

  对于当地政府来讲,不是处理了干部,就是负起了责任,解决了问题。在老百姓看来,机井用不上,庄稼收成就会受影响,只能拉高压电冒着风险灌溉土地。处理再多的干部,又有什么用?惠民的机井能不能赶上来年的春耕,恐怕,关键不在电力设施,而在于当地有关部门,有没有真正把中央的惠民投入当回事儿,有没有真正把老百姓田里的收成放在心上。希望这数百眼机井能尽快通电,让老百姓需要什么时候浇水,机井就能随时派上用场。(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