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乡村 > 正文

故乡的马灯戏

文/周英琼

  是夜,漫步于秦淮河畔,忽闻琴声悠扬婉转,许是离开故乡日久,内心深处竟然涌起一种对故乡的眷恋。

  每每念及故乡,那些快乐的童年往事,便久久萦绕于怀,令人无限向往!原以为这一辈子都走不出去的村庄,却于无形中留下了我躺卧摇椅,夜听马灯戏的情怀。

  马灯戏,流传于清朝年间,属于湘戏的一种,又称“盘古洞”,意为对古人,古事,古物的盘根问底,又俗称“盘歌戏”,相传为常宁瑶族人而传入。

  在我的记忆中,故乡枫树山剧团,当年在常宁县那真可谓是大红大紫过。枫树山剧团原创建于解放前后,其实,在这里有一位重要人物我不得不提,他就是湖亭乡湖边村的周秀汤。周秀汤原本是一代名丑出身,唱打念做样样精通,特别是一手敲打乐器玩得更是如行云流水,起落抑扬顿挫,拥有常宁“四绝”之一之称谓。

  当年马灯戏的四大名师: 即东路鼓点师周秀汤,北路二胡师夏教衡,南路喇叭师毛十八,本村花旦师周群升。夏教衡属于北路田尾人,那一手二胡拉得是出神入化,曾经有一年在罗桥镇唱《大盘洞》,戏才刚开始,不料二胡就崩断了一根弦,因来不及换琴线,他硬是靠一根独弦琴把一场戏伴奏完。而南路毛家巷的喇叭师傅毛十八,更是功夫了得,传闻他吹喇叭会自动换气,能边走边吹而且不停顿的吹一里地之远。更有戏旦角师傅周群升,若论反串,那时的风头能跟现在的李玉相媲美。记得当年他在南路(当时南路即为三角塘、汤市、渔池、车田、瑶塘、大塘、罗桥、胜桥、板桥一带)演出时,竟引得无数小青年为之痴狂,他那举手抬足之间尽显妩媚之态,音质音色更是圆润完美。当年曾有诗为证: 穿霄女音须眉汉,圆润纯色少年郎。珠圆不及清亮意,唇吐神韵醉八方。

  枫树山村,自清.康熙年间建村至今已逾三百余载,马灯戏在常宁本地传唱也应有几百余年历史,但真正能够经几百年风雨而传承下来的,目前只有三角塘镇的泉塘村和盐湖镇的玄塘村了。至于马灯戏的具体历史渊源实已无从考证,我只知道马灯戏的妆容与京剧妆容接近,而唱腔又五花八门,其中包括地方的小调在内就有40多种曲调。马灯戏是根据传说中的故事,结合现实的生活,通过传唱演绎,告诉人们一些做人的大道理,劝人为善。马灯戏主要分为两大类:一为“苦戏”,二为“笑戏”。苦戏主要有:《辕门斩子》、《梁氏挨饿》、《赶子牧羊》等等。笑戏主要有:《打锡壶》、《邝老娘讲理》、《张先生讨学钱》等等。但我最喜欢的就是《游西湖接伞》,更喜欢里面的北皮平板和西湖调,那是属于我的至爱,虽离开故乡二十余载,但我至今还能原汁原味的哼唱几段。

  湖南其实有很多花鼓戏剧本都是从马灯戏中分化而来,马灯戏具有地方色彩,其中又掺揉太多的乡村俚语,荤素段子。这些对演员(基本素质的要求)非常严格,戏服着装与动作步伐上也都有很多讲究,唱腔更是要求一步到位。你看那些翘兰花指,走剪刀架子步的旦角,步态轻盈,婀娜多姿。那些迈方步甩长袖的生角更是儒雅俊秀,谈吐及唱腔,珠圆玉润而卓尔不凡。那些刁钻古怪的肯定是丑角,扮相幽默诙谐,伶俐而滑稽可笑。演到深情处,有时一句搞笑俚语亦或是一个搞怪动作,会让人像吃了半步含笑癫一样,笑得肚子痛、腿抽筋。

  马灯戏唱传之盛,应该算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直至八十年代末,由于电影电视的介入,早已浮华渐远…… 但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些经典的表演,让人观之而赏心悦目;那些销魂的唱腔,让人听之而心旷神怡。可如今,那由几块门板铺搭而成的戏台,还有那二胡、喇叭拌着锣鼓的悠扬曲调,以及那些动人心弦的表演都深深地刻进了我的内心深处,i成了我夜阑人静时无法忘却的乡愁!

2020.5.30日于南京科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