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时政 > 正文

存在20多年的收容教育制度或将废止 民警:处罚不涉及未成年人

  今天,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建议废止收容教育的消息一经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

  法工委主任沈春耀称:“近年来,收容教育措施的运用逐年减少,收容教育人数明显下降,有些地方已经停止执行。通过调研论证,各有关方面对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已经形成共识, 启动废止工作的时机已经成熟。”

  这意味着作为行政措施存在了20多年的收容教育制度或将走入历史。

\

北京市收容教育所

  收容教育制度的主要法律依据是1991年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该《决定》第四条第二款规定:“对卖淫、嫖娼的,可以由公安机关会同有关部门强制集中进行法律、 道德教育和生产劳动,使之改掉恶习。期限为六个月至二年。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1993年,国务院据此制定了《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

  2010年,国务院又对该《办法》进行修改,“对卖淫、嫖娼人员,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6条的规定处罚外,对尚不够实行劳动教养的,可以由公安机关决定收容教育。收容教育的期限是六个月至二年,主要是对卖淫嫖娼人员集中进行法律教育和道德教育,组织参加生产劳动,以及进行性病检查、治疗。”

  在2005年新通过的《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6条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不过,收容教育制度施行的这20多年来,饱受法律界人士诟病。最大理由是该制度可以限制人身自由长达半年至两年,是一种事实上的“服刑”,而且时间甚至比一些刑事判罚更为严厉,但却无需经过辩护和法院审判;这一制度规定也与《宪法》等法案中关于公民人身自由权利保障相冲突,是对国家法治的一种伤害。

  尤其是2013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废止有关劳动教养法律规定后,有舆论认为与劳动教养制度有延习性的收容教育也该被废止。

  2018年,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期间,就有全国政协委员提案,建议对收容教育制度进行合宪性审查。全国人大代表高子程、尚伦生和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等,也关注收容教育制度,并建议废除或修改。

  针对这一引发社会舆论热烈讨论的事件,观察者网联系到一位从警八年的基层民警聊了聊,听听一名基层工作者在实际办案中的的一些想法和感触。

  观察者网:基层民警在办理收容教育案件时,是否有一套基本的流程制度?

  民警:有的,所有的执法活动都是有法律规范的。一般的卖淫嫖娼案件,首先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6条规定,要进行行政拘留、并处以罚款,再根据1993年国务院据制定《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进行收容教育,这是法律流程。

  观察者网:在实际处理案件时,有基本操作程序吗?

  民警:肯定有的。首先,卖淫嫖娼属于治安案件,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一步要对嫌疑人进行行政拘留,可以并处罚款;行政拘留执行完毕后,再对其进行收容教育。我在办案时,感觉卖淫嫖娼和吸毒案件有类似之处,吸毒也是先行政拘留,然后社区戒毒,如果社区戒毒后又复吸或情况比较严重的话,会采取强制隔离戒毒,强制隔离戒毒和收容教育某种程度也有相似之处。

  观察者网:这相当于是两个前后进行的处罚步骤?

  民警:对,先行政拘留,再进行收容教育。

  观察者网:这类案件中,所有的涉案嫌犯都必须接受收容教育吗?还是视具体情况、轻重程度来决定是否执行?

  民警:不管是拘留、罚款还是收容教育,在执行过程中都是有法律依据的,也都有具体的裁量标准,办案必须严格按照材料标准。

  观察者网:收容教育的时间长短怎么判定?

  民警:《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规定的是六个月到两年。具体办案中执行六个月的比较多。

  观察者网:收容教育期间是必须强制留在固定处所吗?

  民警:都是在收容所里面执行。

  观察者网:收容所是一个专门的国家机构,类似于看守所这种吗?

  民警:收容所就是执行收容教育的场所,在里面主要也就是接受教育。但性质肯定和看守所不同,

  观察者网:基层民警在处理收容教育案件时,有没有发言权?

  民警:这个可能没法用“发言权”来说,我们都是根据案件进行调查,调查结束后形成卷宗往上报批,然后根据裁量标准衡量处罚轻重;办案民警裁量权很小,都是根据流程走,报批之后根据结果,该执行的就执行。

  观察者网:报批的上级机构是什么?

  民警:走公安机关的内部程序。这个比较复杂,可能一两句话也不太说得清楚。

  观察者网:也就是说在公安机关内部有专门机构处理?

  民警:对。

  观察者网:收容教育和治安拘留或刑事强制措施之间的流程区别大吗?

  民警:区别很大。行政拘留和刑事拘留是从违法犯罪的角度来对嫌疑人进行处理,行政拘留必须是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结果,刑事拘留是涉嫌违反《刑法》之后才会有的结果,相互之间的区别很大的。从某种角度而言,收容教育和强制隔离戒毒有相似之处。

  观察者网:那收容教育更像是维护社会风气、侧重道德层面的处罚吗?

  民警:当时国家出台收容教育决定时,可能考虑到社会上这类违法现象比较多,希望能一定程度起到震慑作用。

  观察者网:您提到自己从警将近八年,这段时期内碰到过这样的案例吗?数量多吗?

  民警:有的,但数量没有像盗窃这么多。每年都会遇到一些,但不是太多。

  观察者网:您在处理这些案件时,有什么个人感到比较“困难”的地方,或比较深刻的感触吗?

  民警:我们在处理案件时,和嫌疑人也有不少沟通,他们肯定会觉得这样的处罚很重,主要认为处罚时间很长,起码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然后传出去后社会舆论压力更大,而且还会面临巨大的家庭压力。他们甚至觉得卖淫嫖娼的处罚怎么比盗窃还要重。

  个人感觉,废止收容教育可能也是考虑到这个层面的因素。拿吸毒来说,吸毒首先严重损害当事人的身心健康,特别是现在新的毒品种类不断出现,带来的社会危害更大,对这类人采取强制隔离戒毒,一般民众觉得都能理解;但相对卖淫嫖娼采取强制收容,很多人也会觉得处罚太重。

  观察者网:您碰到的案件中,在年龄层次、受教育程度、性别等方面有什么分布吗?

  民警:年轻的比较多,一般二三十岁。

  观察者网:像这个年龄层的人可能也会担心今后生计、工作、家庭的影响?

  民警:当然,卖淫嫖娼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必须接受相应的法律惩处,但是由于这种违法行为具有特殊性,最后社会对他们的处罚甚至比法律的处罚更严重,我们也应该考虑到这些因素。

  观察者网:您就自己的办案经历,有什么需要特别说明的吗?

  民警:特别想说明的一点是,现在普通群众或许对废止收容教育有所担忧,甚至有人担心现有的法律效果都达不到预期,比如未成年人杀了自己母亲后没有任何法律处罚、“坐霸”处罚很轻等,普通老百姓对法律制度不太了解的话,就容易产生误解。他们觉得废止后会不会导致卖淫嫖娼有极大反弹,这样的担忧有一定道理。法律问题其实也是社会问题,单纯从法律理想主义的判断有时也不完全事宜,在废止后也得观察社会效果及反应如何。如果真的出现反弹现象该如何处理,会不会导致另外问题,毕竟这并非我们废止这个规定的初衷。

  观察者网:补充问一下,您在处理收容教育的案例中,会碰到未成年人吗?

  民警:14岁以下肯定不会收容教育。具体办案中,18岁以下一般都不会被收容教育。(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