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呼声 > 正文

贵州毕节威宁两级法院错判残疾人赔钱该不该纠正

本栏目发布的稿件文责自负,发布的信息只代表其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贵州毕节威宁两级法院错判残疾人赔钱该不该纠正

  本人赵庆军,男,汉族,1977年7月10日出生,农民,不识字,贵州威宁县人,住炉山镇尖山村高家组,身份证号码:522427197707103255,残疾证号:52242719770710325542,联系电话:18788690388

  本案依法应定性为意外事故,毕节威宁两级法院具体错判的事实如下:

  1、本人赵庆军根据《残疾人保护法》第一条,第三十一条规定于2013年5月找贵州嘉龙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分期付款按揭装载机一台雇用贵州省威宁县麻乍镇岩格村五组的李猛驾驶修建326线扩建工程,每月发给李猛的工资4000元。2014年7月13日晚上,装载机轮胎受损后,李猛驾驶装载机到贵州省威宁县么站镇坪原村冲子组陈明友开办的“好运轮胎”修理处进行修理。李猛问陈明友“80元钱可以不”。陈明友说:“没修过”。李猛说:“这和修拖拉机一样的,垫一下就可以。因我不能作主修理价格,打电话给赵庆军,让其和赵庆军电话联系协商修理费。”李猛把装载机钥匙交给陈明友就回家了。2014年7月14日早上,李猛来到陈明友门市部,轮胎还没有修,陈明友和赵庆军电话联系修理费200元,陈明友叫李猛到屋里坐,然后陈明友就提着自己的千斤顶开始检修装载机的轮胎。在检修过程中,因陈明友操作不当,由于千斤顶失控滑落,导致陈明友被装载机压伤。威宁县人民法院、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判李猛承担赔偿责任,这是判决书出现的严重错误之一即错判。

  2、陈明友受伤后,被送往贵州省水矿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医院诊治,经诊断陈明友伤情为:①骨髓圆锥损伤并截瘫;②腰I椎体爆裂性骨折脱位;③胫骨平台粉碎性骨折;④左胫骨下段闭合性骨折;⑤左腓骨上段、下段闭合性骨折。并带着合作医疗本以“从楼上掉下滚伤”为由入院医治35天用去医疗费84618.51元,出院后又于2014年8月31日到威宁县阳光医院治疗9天,用去医疗费2882.47元,于2014年9月19日再次到威宁县阳光医院住院11天,用去医疗费5375.57元;2015年10月28日到云南省恰园康复医院住院治疗41天,共用去医疗费10538.87元,2015年12月8日又到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21天,共用去医疗费10122元。

  陈明友出院后找村民委员会为其出据证明,证明自己身体所受伤害是从“楼上掉下滚伤”无第三方责任到合医办4次共计报销74622.61元,其中在水矿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总医院于2014年7月14日入院到2014年8月18日出院,性别未知,医疗证明5224270107050051,于2015年7月28日报销55395.61元;于2015年11月26日以性别未知,医疗证号5224270107050051报销2105.95元;于2016年8月31日以女,医疗证号5224270107050051报销12952.75元;于2016年7月11日以女性,医疗证号为5224270107050051报销4732.46元。

  威宁县人民法院开庭时,本人赵庆军强烈要求法院把合医报销多少审理清楚,并给委托代理律师谢福荣交待清楚。威宁县人民法院把陈明友用合作医疗报销问题当儿戏,导致威宁县人民法院的“承揽合同纠纷”立案还是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健康权纠纷”立案审理,判申请人赵庆军赔偿被申请人陈明友293516.47元的判决主体完全错误,这是严重错误。本案属于典型的意外事故。

  3、陈明友在使用自己的千斤顶失控滑落受伤时,陈明友的哥哥陈明朝,弟弟陈明国找赵庆军协商,要赵庆军资助20000元钱帮助医治,等合医报销后归还,并签订了《事故调解协议书》作一次性补助。并把20000元交给陈明友,陈明朝、陈明国在《事故调解协议书》上盖印。这一做法算不算诈骗合作医疗?威宁县人民法院认可这20000元钱。但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2017)黔05民终1871号《民事判决书》第14页正数第3行称:“被上诉人赵庆军可另案向陈明朝主张该20000元的权利”。法院收取立案费,代理律师收取代理费,本人赵庆军于2009年9月10日因修建房子把双脚打断,左脚截肢后,家庭破裂,自身无力抚养小孩,还怎么主张权利?法院就这样把一个二级残疾人推向官司深渊,往死路上推。一审开庭前,代理人谢福荣收取的代理费近30000元。故,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2017)黔05民终1871号《民事 判决书》彻底错误,这是错判之三。

  4、装载机虽然是申请人赵庆军所有,但不是赵庆军开去找陈明友修理,而是李猛开去找陈明友修理,只是修理费的问题,陈明友打电话给赵庆军要200元才能修,是千斤顶失控滑落而不是装载机失控滑落,故本案与申请人赵庆军无关。判申请人赔被申请人陈明友293516.47元的判决主体错误。判决赔偿的主体不是申请人赵庆军,因为赵庆军没有在场,这是错判之四。

  5、村支书聂成荣以陈明友从“楼上掉下滚伤”为由出据证明给陈明友用合作医疗报销医药费,证明无第三方责任。一审开庭时,支书聂成荣又出庭作证,证明是第三方的责任。这是戏弄国家法律的具体表现。该怎么办?

  综上所述:陈明友的医疗费用已经通过合医报销74622.61元,威宁县人民法院以“承揽合同纠纷”立案,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健康权纠纷”立案判令申请人赵庆军赔偿被申请人陈明友293516.17元人民币的判决主体完全错误,本案属于典型的意外事故。判令的对象不是赵庆军。因为千斤顶不是赵庆军所有,装载机不是赵庆军开去找陈明友修理,是领工资的李猛开去找陈明友修理,本案与申请人赵庆军没有关系。敬请上级法院重审,上级人民检察院抗诉,各级人大监督,各级政法委员会领导该不该重新将此案审理清楚作出公正判决。

  盼处理人:赵庆军

  2018年8月1日 (责编:RMAQW)

    标签:威宁 毕节 贵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