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呼声 > 正文

【重磅】起底一冶“六毒”项目经理夏毓君:雁过拔毛,腐败贪婪,靠山吃山

本栏目发布的稿件文责自负,发布的信息只代表其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尊敬的纪委和监察委领导:

  中国一冶原工业安装分公司项目经理夏毓君在职期间存在严重的经济问题,作为他的近亲属,亲历了他从05年一冶安钢项目到一冶涟钢项目任项目经理期间种种滥用职权疯狂敛财的行径,处处雁过拔毛,敲骨吸髓,让人触目惊心,同时其在家中贪婪霸道,长期遗弃父母,处处放人情高利贷,勒索财产,给亲属造成巨大的心理创伤和精神障碍。现将我所了解的关于夏毓君的经济问题,举报如下:

  被举报人:夏毓君,男,曾系中国一冶机电工安分公司项目经理,安钢和涟钢项目部冶建项目经理。

  一.涉嫌贪污,滥用职权。从2005年安钢高炉项目开始,夏毓君上任安钢冶建项目经理,便开始任人唯亲,为了给贪污扫清障碍,排挤项目书记,提拔亲信王杰文工长当项目副经理,产值好几个亿的项目,项目总管几万吨钢材和辅材的物资部长是他的妹夫许水华。夏毓君的妹夫许水华之前做生意开红叶糕点房向夏毓君借了8万,赖账一直未还,同时又欠了大量外债,四处躲债,夏毓君把妹夫许水华叫来当一冶安钢冶建项目部物资部长,名义上是帮他忙,实则让许水华在材料上捞钱尽快还自己的债务,许水华把自己的面包车调来租给项目部收取租金,同时又在项目部开了餐馆,安排夜班全体职工在餐馆宵夜,消费全部都从项目部结账,职工每餐按10元报账,许水华和夏毓君平分利润,夏毓君在车辆租金和餐馆结账的时候全部截留,8万的借款连本带息翻倍扣除了16万。许水华知道吃了亏,不能明说,还得靠这层关系翻身还清外债,就利用物资部长的身份在项目上的焊材焊剂,氧气,乙炔等设备材料上做文章,刚进的材料转眼就不见了,项目进度没进展,材料反倒用了不少,后来事态扩大被人告发,上面追问下来,许水华2007年背锅被辞退,两年时间许水华、夏毓青夫妻还清了夏毓君的欠款和近二十万的糕点房供应商外债,回武汉后在青山区公园家开了一家叫花冠的美容院,在江南春城临街开了一家叫花冠的服装店,并在盘龙城买了一套128平米的商品房和本田雅阁2.0L的轿车。夏毓君则仍然没有收手,在之后的项目中返聘了内退职工潘富强来顶替材料总管的职位继续帮他在材料上捞钱,涟钢精炼连铸一期项目收尾阶段,夏毓君卖掉了20多万的钢材,没有入账,他老婆李金珍趁着夜黑带我去郊外亲自烧掉了这20多万的原始材料账本和票据。涟钢精炼连铸项目我亲眼所见烧掉的20多万的材料账本只是冰山一角,夏毓君和王杰文在项目完工后秘密把几十吨废弃钢材和施工大临设施中的行车衍架和钢轨拆除偷运回武汉藏匿销赃,二人私分了赃款。2010年涟钢精炼连铸一期项目最后审计亏损900多万,夏毓君被一冶涟钢精炼连铸项目经理苏书明多次追责,同时被一冶时任总经理宋占江要求述职问责,涟钢二期项目不让其继续担任项目经理,勒令退居二线,13年55岁退休。夏毓君05年刚去安阳时买了捷达车,09年买了2.4L自动档本田雅阁以及1.6L斯柯达明锐(后给项目副经理王杰文使用,以王杰文的名义报销养车),还买了两台接送职工的货车,打着公车的名义在项目上收取租金,维修费和油费都在项目上报销。夏毓君05年在华城广场买了一套138平米的商品房,单价3500,07年买了一套洪福美邻139平米商品房,单价6000,都是全款一次性购买,洪福美邻的商品房2009年找嘉禾装饰花费40多万装修,挂在他儿子名下,其子07年大学才毕业。夏毓君在58街还买了一套两居室职工福利住房,红钢城13街买有一套三居室住房。05年当时科级项目经理的账面税前年薪总额不到6W,09年项目经理的税前账面年薪总额也不到8W。经中国一冶党委纪委监察部门调出人事档案,夏毓君连科级干部都尚且不是。

  二.涉嫌受贿,项目好几个分包安装和制作钢结构的协作队老板和材料供应商为了获得关照,逢年过节都会给夏毓君礼金红包,少则2000,多则1万,每年春节都能收到几十条中华烟和一箱箱水井坊五粮液,塞满两台车的后备箱,全部运回武汉卖给烟酒回收贩。扶植提拔亲信王杰文当项目经理,把车辆挂在王杰文等人的项目上收取租金,王杰文为了获得职务上的提升和工作中的照顾,逢年过节都会去他家中送礼金,少则5000,多则1万,大搞利益输送,夏毓君和他妻子家亲戚的生,婚,病,丧,乔迁等任何事,王杰文都会送去至少5000.

  三.涉嫌在材料费,人工费,后勤费用上巧立名目,贪污工程款。夏毓君在04年到10年任职项目经理期间,后勤食堂的开支,全由他妻子李金珍实际控制,员工伙食费一天10元,一个月300,项目高峰时期有上千职工,加外包协作队和农民工,实际只按每人每天5-6元开支,多的钱全部据为己有。每年光后勤食堂这一块,净收入达10万以上。工业安装项目上使用了大量的当地农民工,比如一人一天按50元发放工资,计入项目人工费就是每人每天80-100元。工头和项目经理从中抽头,光这一块,夏毓君一年至少收入十多万。项目财务人员都是调来的刚毕业的学生,项目财务管理制度形同虚设,全靠项目经理一支笔。

  四.涉嫌行贿,其子夏李明,高考750分的满分仅考了200多分,找关系以舞蹈艺术特长生勉强读完大学,2007年大学毕业一年时间后找不到工作,按一冶当时的招聘制度,必须应届生并专业对口才能进入一冶,08年夏毓君找时任一冶常务副总经理王世清(后调往中冶武研院和中冶海南分公司任一把手),违规给其子安排进一冶总部机关人力资源部,为了不断巴结和讨好王世清,夏毓君夫妻让其子认王世清做干爹,并先后多次送给王世清一万多元的名表等贵重礼品,王世清又和时任分管海外项目的刘诗垠副总经理打招呼,09年把夏李明派往一冶当时海外最大的项目利比亚万套房建项目。近年夏李明被一冶列入末位淘汰待清退的十名员工名单,夏毓君又利用关系行贿相关人员,续签了五年合同。

  五.涉嫌以传销的方式非法集资,用金融手段敛财。夏毓君2013年退休后,同时代理了弗尔斯特-恒币等多款超高收益山寨虚拟币,亲自注册了武汉福德商盟科技有限公司来运营,声称区块链资金盘来钱快,自己上车早,短时间已经赚了几十万,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拉身边不明真相的亲朋好友和单位同事投入大笔资金,并发展下线近60余人,夏毓君暗中抽取大比例佣金和返利,同时操纵虚拟币价格和提现规则,借新还旧滚雪球似的庞氏骗局,终有一天会资金链断裂,最后入局的接盘侠将血本无归,后果不堪想象。

  六.夏毓君做为家中的长子,从80年代结婚开始,为了争夺父母的房产,逼父母写下断绝书,长达十多年没有回过家。自从当上项目经理,紧接着父亲98年病危,弥留之际,夏毓君才回来操办丧事,其妻借机收取一整卡车的人情礼品,全部据为己有,连办丧事送人的毛巾肥皂都扫荡一空,没留给母亲任何东西。从不赡养父母,却不择手段地争夺父母的财产,恐吓和勒索亲属的财产,为争夺财产多次去母亲的居住地打砸闹事,非法拘禁亲生母亲和同住的赡养人3天3夜,110先后出警3次。去年12月夏毓君被亲生母亲告上青山区人民法院,经过法院两次开庭,其在法庭上都态度嚣张,对老母亲愈加凶狠放肆,有庭审录像为证。

  这样一个对父母不孝、对亲友压榨恶毒之人,能对工作尽职尽责?能与人为善、和谐相处?也许只能用夏毓君私下常拿来开导教育人的一句话才能解释:“人与人之间就是互相利用,要学会骗”。

  以上本着尽可能客观的角度陈诉事实,全是本人亲身经历,夏毓君的细节问题还有不少,在企业项目档案里会有记录,经过核查对账都能形成书证,希望相关部门尽快认真地进行核实、查处。 (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