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呼声 > 正文

法院不公正谋害我财产——大家快来围观成都中级人民法院的阴阳裁定书

本栏目发布的稿件文责自负,发布的信息只代表其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法官偏向有钱人,法院判案不公正,还有阴阳裁定来搅局

  本人高国强,四川成都邛崃市人,花300万在邛崃买了6间商铺(含车库),是跟当地卖家王长江买的二手房,现有董国华(其人是邛崃市政协委员、成都市新兴粮油公司老板,曾任邛崃市汇鑫源小额贷款公司董事)起诉我和王长江买卖商铺不合法,他跟法院勾结(后文列举我认为对方勾结的依据)活活将我的商铺通过打官司的方式吃了。我拿出了300万买房的所有经办手续,包括银行转账、银行取款等凭证,却就是赢不了官司,而且一审二审的判定也是蛮狠至极,我提供的证据,法院从来没有进行过论证和反驳,一副不用多看反正我提供的东西都不对的样子,一审和二审两份判决书都是如出一辙,避而不提我买房提供的手续依据,判决全文没有任何依据,尤其是一审判决全部是主审法官凭着自己对日常生活的情理性经验来推论,且为了推论出我们的不对,不惜搬出违背日常生活常识的说辞,比如他说二手房买卖一般都是先付全款再过户,现实生活是这样的吗?简直是荒诞!如此的法官如何让民众信服,是要逼迫我走上极端道路吗!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大概是2017年年初,王长江找到我说他因欠农民工工资被成都青白江公安局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立案,公安局叫他先必须想办法把农民工的工资解决了,青白江清泉派出所的民警因此还来邛崃房管局调查了他的商铺,喊他把商铺卖了。他说在找我之前找过另一个买主董国华,董国华同意出350万元买王长江的商铺(一审中董国华也如此陈述),因支付方式谈不拢,两人为此就没有谈成房屋交易。他问我买不买,当时王长江欠我的债,有法院的判决,我也出于想要解决与王长江的债务问题,就同意考虑下这件事。经过我和他多次的讨价还价,他同意300万卖给我,当时市场行情差不多这个价钱,我也就同意了。准备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时,我跟王长江提出商量,我已经60多岁了,房产办到我名下今后也会过户给子女,所以过户时干脆就登记在我儿媳汪茹名下。王长江同意我的考虑,于2017年4月6日我与王长江签定了房屋买卖合同,买方为汪茹,同时我向王长江保证,以后我们到房管局登记过户,登记证书虽说是汪茹名字,我高国强会自始至终配合按合同约定履行完毕。当时的现实情况王长江是清楚的,汪茹在家带起两个小孩,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参与到买房子的事情中来,最终是我们一家人调借资金,按合同约定对王长江完成了300万元房屋买卖合同的履行。

  由于王长江当初取得该房产的实际价格是801900元,房管局也能接受王长江以相同的价格交易出售,而且这样我们双方也能节省一部分税费,王长江和我共同商量一致认为只要能过户,便以801900的初始价格作为房管局的过户合同金额。我们双方所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是2017年4月6日,金额300万元,有详细的履行条款,房管局给我们办理的过户合同是2017年5月15日,金额801900元,没有详细的履行条款约束,是房管局统一制式合同,就是起过户备案作用。当时想不到会有官司,后来受到低价转让指控,我们明白了当时过户的错误和弱点,不应节约那点税钱,现在被他人利用这一点硬要将过户合同定为实际买卖合同。

  2017年11月27日董国华(其人是邛崃的名人,邛崃电视台播颂的企业家,企业有多种经营,还有小贷公司,有钱人)一纸诉状把汪茹、王长江告上邛崃法院,理由是汪茹和王长江交易的房屋属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财产;两被告低价恶意转让房屋。针对董国华所诉查封财产,2017年12月7日我高国强个人到邛崃房管局查核档案表明,该房产确实是没有被查封的(中院裁定和房管局回执为证)。但是董国华所诉房屋属中院查封财产也是有依据的(董国华提供了一份不一样的中院裁定),凭这份不一样的裁定书,中院法官侯刚2017年12月21日还将王长江拘留15天。中院对同一房屋在同年同月同日出现两份不同结果的裁定书,留存在邛崃房管局的一份没查封,中院另一份是查封的,作为法官很清楚这样做的对与错,但为了帮助董国华争夺房屋,中院候法官还是拿出了这份不一样的阴阳裁定出来,董国华神通广大,有钱能使鬼推磨,两份裁定书如同真假孙悟空把案子搅得天昏地暗。王长江也蒙冤被拘,事后王长江还接到过候法官电话,请他不要追究被拘的事,就此作罢。

  董国华2017年11月27日在邛崃法院起诉的同时,2017年11月29日向成都中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在申请书中反复诉说,2016年6月13日中院裁定对王长江房屋续查封。由于执行法官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划掉了续查封被执行人王长江,也未采取其它执行措施(赔偿申请书为证)。董国华一边在邛崃诉状称查封,一边向中院申请赔偿说没有查封,计谋是什么?

  邛崃法院受理董国华诉王长江、汪茹一案后由民一庭法官邱贵良审理,拖到2018年4月27日前未开庭,我高国强、王长江及汪茹多次与邱法官联系,每次回答都要等中院通知,为什么邛崃法院开庭审理要中院通知?2018年4月27日终于开庭,邱法官以高国强不是当事人为由拒绝我参加庭审,说有必要时通知,案子自始至终法官不让我高国强这个具体经办人、知情人说话。

  又拖到了2018年10月30日前一直不出判决书,我们同样多次联系邱法官,答复是要等中院通知,弄清是否属查封财产(实质他们上下法官心知肚明是否查封),我们再问邱法官是信函方式吗?邱答,“不是,电话联系”,严肃的法律仅凭他们上下法官之间电话就能决定?可笑。由于判决迟迟不出,已经超出了规定的最长时效,迫于无奈我们走上了上访维权路,2018年国庆假后,邱法官出于上访回复到邛崃法院的情况下,给我们代理律师打电话,说到邛崃法院找他,同时给律师说让那个姓高的不要来,他不是当事人。

  2018年10月31日终于判决了,该由董国华赢,判决书中邱法官不讲证据,完全采用主观推理判断,日常情理断案,滥用逻辑推理,明显地歪曲事实。比如,我在2017年12月27日是我一个人去房管局查核档案,邱法官在判决书中却写到:“双方到邛崃房管局查核,因此可以判断高国强知道王长江与董国华存在债务纠纷”,这是明显歪曲事实,因为我查询档案当日,王长江还被关押于成都看守所内,怎么可能双方一起去,不知道邱法官这个判断是从何而来的?

  按照邱法官的情理推断判案,那么我高国强与王长江一不是亲二不是眷,只是工程建设方面的业务往来,且从2016年起为工程款几次对簿公堂,2018年底甘孜州中院终审判决王长江欠我债务,现阶段正在执行中(判决书为证),我与王长江所交易的房屋,事实上就不存在查封、扣押情况,属于光明正大的正常交易,邱法官判定低价转让才是真正的不合情理。

  经过以上陈述我谈以下几点:

  1.董国华所诉房屋属中院查封财产,纯属是中院在裁定书方面做手脚,为帮董国华赢得官司起决定性作用。由于邛崃房管局真裁定书的出现,判决书中邱法官再没有提及房屋属查封,就此不了了之。

  2.我与王长江交易房屋,房屋无任何查封、扣押,双方交易属光明正当,王长江属正常人,不可能低价把房卖给我。从我自身角度来讲,也没有任何配合王长江低价转移资产的动机:第一、我自己做生意经营还算过得去,也没有我欠他人债务的官司纠纷,自身干干净净的,没必要干那些事惹一身骚;第二、王长江一身债务,生活拮据,根本没有经济能力给我啥好处;第三,如果我真的是要干转移资产这样的事,我自己干就好了,何必把子女牵扯进来!

  3.邱法官为了否定300万元房屋买卖合同的真实性,以不是当事人为由,拒绝了具体商谈签订合同、款项支付的经办人高国强出庭,只让不了解交易经过情况的不动产登记人(当事人)汪茹参加庭审(汪茹情况我在第一页已说明),如此安排下汪茹在庭审回答时说不清楚怎样商谈,如何付款等情况。邱法官就以当事人都说不清楚为由,运用各种所谓的日常情理推断(其所谓的情理,有些在实际生活中明明就不是他说的那样),笔尖杀人的方式认定300万元交易不实。我个人认为以上所述庭审情况实属邱法官为了董国华赢得官司有计划设局安排,至今没有让我高国强这个经办人讲一句话,没有一点点体现出法院是讲理、讲证据、公平公正的法律机关。

  4.双方交易中的无论是银行取款凭证、银行转账流水及收条等等,邱法官通通不认,且自始至终从不提一个字说明为什么不认,生硬地否定300万元房款成交的事实。而且邱法官认定801900元的过户合同,也一个字没提认定的理由是什么,毕竟在真实交易过程中,我们没有任何一笔(或几笔累加)支付金额是801900元,因为对我们来说801900只是过户备案形式的合同金额,我们当然也没有按这个价格来交易过。否定300万不讲理由,认定801900也不讲理由,不知道邱法官到底要讲什么,偏袒的行为是不是也太明显了。

  5.我们很清楚上诉到中院只能是走一个过程,不会有赢的机会,按程序还得走下去。原因我在以上讲了许多,本案一开始董国华就上下沟通,中院就可以为董国华再出裁定书搅混案情,邛崃法院有邱法官为董计划设局安排,庭审判决期间邛崃法院邱法官与中院上下联系,如此状况我们上诉不可能有赢的机会!凭董国华的关系网,中院来一个顺水推舟,维持原判是轻而易举之事,结果不出所料维持原判告终。

  6.现在我们又走上高院再审之路,相信董国华定会通过某些法官或其他关系网托到高院,无论他怎样做,我们没有关系,我只为我300万元是真金白银所购房屋,上天有眼,我高国强绝无有假之事,让邱法官东推理西判断就把300万元房屋给我推掉而愤愤不平。我60多岁了,只要一天还在人间,我将继续走我的维权之路,在漫长的维权路上寻求清官大老爷的出现,为解冤判、冤案努力到底。我以上所述实属事实,我以此种方式告白于天下,告白于广大人民群众,我60多岁了,银行还有100多万元无力归还,银行一旦查封我的住房,我的老年生活可想而知,到时候出现意外,逼迫走上无法生活的极端道路,让人们清楚我高国强的冤是有钱人与法官勾结造成的。

  伸冤的人:高国强

  2019年5月28日  (编辑:RMAQW)

  以下是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两份阴阳裁定书,案号相同,内容不同,如此违规操作目的何在:

\

\

\

\

\

\

\

\

  以下是我300万购买房屋的部分转账凭据和取现支付凭据,法院也说不出我这些凭据有什么不对,反正就是不论证、不理会,当我没有提供过一样:

\

\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