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呼声 > 正文

黑龙江同江夫妻相继触电身亡原因尚未明了,竟有人着急对其独女动手了!

本栏目发布的稿件文责自负,发布的信息只代表其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我叫周凤媛(电话:18246916966)。现本人实名举报同江市市政府不作为,同江市电业局误导公安机关、隐瞒真相、妨碍司法公正,同江市公安局、同江市应急管理局推诿扯皮,相互推卸责任。

  我父亲于5月25日失踪,我母亲次日寻找也失踪。26日当日,本人与亲属在同江向阳渔场(渔场归向阳乡政府,我父亲是承租人)鱼池中发现二人尸体。当时我情绪激动,想要下水“救”他们,被亲属按倒在地。后附近养殖户张某身穿水衩闻声来到事发地,先将我父亲捞起。后用手捞我母亲时,突然被电打了一下,在场的人才意识到我母亲身上带电。像我这样没有穿水衩隔缘贸然前往的人,肯定也要将命搭进去的。张某先拉掉电闸,再回水中用木棍将我母亲拨了上来。此时我母亲手中有一根断掉的电线。我父母二人均是双手握拳、前臂紧贴前胸,符合生前触电状态。报警后,仅有同江市公安局、国网佳木斯同江电业局工作人员到场,并未有人通知应急管理局。电业局局长肖某带队勘察现场后,以“我父母触电电线没有漏电保护”为由,与公安机关现场直接定为“意外触电落水”身亡事件。法医现场说没有太大必要尸检,建议我直接送殡仪馆。5月27日,附近养殖户张某说电业局工作人员当天到过向阳渔场检查变压器,原因不明。5月28日我父母火化。由于我父亲手机在水中泡了一天一夜,这天下午才修好。在手机中,我找到当日他跟电业局某退休人员质疑变压器违规安装、并提及存在高压隐患的微信语音记录,同时根据其微信转账记录,推测出案发前日(5月24日)、案发当日(5月25日)先后有三批电业局维修人员在阴雨天为我父亲维修变压器以及线路。电业局维修工完成作业离开后,我父亲触电身亡。后经公安机关、电业局人员以及我本人三方再三确认,我父亲触电电线是有漏电保护的,并且漏电保护位置明显。但是为什么没有跳闸并导致次日我母亲也发生意外成为此案破案的关键。而电业局工作人员当天为什么说谎误导公安机关,也成为本案最大的疑点。我父亲在此经营23年,安全意识强烈,为何偏偏在电工刚修完电就遇难?况且我父亲为何在明知有电的情况下,用左手完全握住电线?我怀疑我父亲在作业时,并不知道已经合闸。那么电工合闸时,到底有没有通知我父亲?事发后,我曾联系过该电工,该电工失联。

  以下为我父亲与尤某生(同江电业局退休人员)于2020年5月25日(事发当天)微信语音聊天记录(文字版)。

  【07:40】尤某(户主)发送文字:刘彬 电业局 手机 13512639744

  【07:40】尤某(户主)

  语音1(16秒):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了,他说下雨天整不了,有危险。完了你看看要是晴天,好一点,你给他打这个电话就行,就找到他了。他就专门管变压器。

  语音2(8秒):我有问生产那,生产说就他管变压器,别人整不了,仪器啥都在他那。

  语音3(15秒):你那个在线路上不是没整啥东西么,没有啥事么,你查查线路啊,瞅瞅有没有混线的,连到一起啥样的。也没刮风啊,他怎么能出现这个问题呢?

  【07:44】 周某(死者)语音(25秒):去年秋天换了四个立瓶,立瓶全碎了。我也在琢磨这个事儿呢,咱们那边的低压都有保险,都有“空开”。就是,去年上半年,把电表烧了,下半年把立瓶烧了。

  【07:56 】尤某(户主)语音(19秒):高压立瓶还是低压立瓶啊。那立瓶就是不够呗,耐压呀,还是咋回事。想想这个原因啊,一点点分析出来了。行了,那就是好天的时候你给他打电话就行。

  【08:03 】周某(死者)语音(8秒):那个是高压立瓶,全是高压,烧的全是高压,没有啥低压。

  【08:53 】尤某(户主)

  语音1(13秒):那高压的话那就找电业局能包赔损失了,他们有保险,国网有保险,凡是这种情况,都给包。

  语音2(14秒):那你现在不能动,啥都别动,立瓶坏了什么地碎了,都得找电业局拍照 ,然后人得往上传,这样话年年都有保险,不然人家就不给你包了。

  【10:03 】周某(死者)语音(12秒):那个刚检测完,那个变压器烧了,我在营业大厅办恢复呢,办我的恢复,他说里面变压器油都臭了。

  尤某(户主)语音(12秒):那个变压器的油箱盖,一直你也没看看,原来不是拿瓶盖整的么,是不是进水了?那不就完了么。

  周某(死者)语音(7秒):瓶盖早就用螺丝封死了,哪有瓶盖。后期我都用螺丝封上了。

  周某(死者)语音(11秒):你那个得报停吧。我这办启封,报停得你自己亲自来吧,拿你身份证。

  【10:09 】尤某(户主)语音(8秒):行,那你就不用管了,等有时间我去让他给报停就完了,先那么放着把。

  【10:22】周某(死者)语音(11秒):他(刘彬)说低压保险是200的,你那30变压器配200低压保险,他说安装的时候本身就违章。

  尤某(户主)语音(4秒):那你知道你咋不给换小点地?

  周某(死者)语音(10秒):谁知道你那保险是200的,我也不懂那点玩意,人家说你那保险也太大了,30的变压器,怎么能配200的低压保险呢?

  给电业局维修工的转账记录

\

\

  我父亲最后一通通话记录的时间为15:41分 ,手机落水,处于关机状态。

  本人质疑我父母触电原因,并开始了无比艰难的上访之路。事发后的近50天里,本人辗转在同江市各个部门间为我父母伸冤,迄今都没有部门对此有过正式答复。

  5月28日,本人 拿到证据的第一时间就去当地派出所报案,未被受理,民警让我自行与电业局协商。

  6月3日,本人到上级部门佳木斯应急管理局咨询,某副局长说此案属于安全生产事故,让我去同江应急管理局报案。

  6月4日,本人到同江市应急管理局报案,得到如下回复。

  以下为报案过程(视频)。

  【同江市应急管理局局长郭某】:你俩是死者的什么关系?

  【本人】:我是他女儿,独生女。

  【家属】:我是她外甥女。

  【郭某】:我先跟你解释一下什么是安全生产事故?

  【本人】:先不用解释,我就想知道这事你们知不知道?

  【郭某】:刚知道。

  【本人】:刚知道啊

  【家属】:都过去十多天了,为啥你们才知道呢?

  【郭某】:不是,他得有行政单位跟我们说。

  【家属】:那咋没人说呢?

  【本人】:那还是电业局在瞒报是吗?

  【郭某】:跟电业局没关系。你不是当时已经报到公安了吗?由公安局进行处理意外或是怎么回事,当时已经有人举报到公安,死亡报到公安,由公安处理,你属于意外死亡的。

  【本人】:那就是公安不报给你们,咱们这边就不处理

  【郭某】:不是,我们处理不了,我们职责范围内的我们处理,职责范围外的我们处理不了。

  【本人】:这就是不属于你们职责范围内的是吗?

  【郭某】:对、对、对、对。

  【副局长】:他是确定为安全生产事故,由我们处理。因为没确定安全生产事故,他没确定为安全生产事故,不报给我们,我们就不知道。

  【本人】:那现在这样,我把材料给你们看一眼。你看看是不是属于你们的安全生产事故。

  【郭某】:你,说白了,属于安全生产事故,那个死者是你爸吧,那得追究你爸的责任。你追究谁的责任去啊!

  【本人】:我爸的什么责任?

  【郭某】:那你自己生产的,你要雇别人搁你那死亡了,别人得找你爸,你爸在进行处理。你爸他自己,那你找谁去啊。

  【本人】:你就确定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是吧。

  【郭某】:没有关系,不用给我看了。

  【本人】:这事你就是解释完了,对吧?

  【郭某】:对!

  【本人】:行,我明白了!

  【副局长】:安全生产事故是指生产经营主体、生产经营单位。

  【郭某】:你得搁我们这儿办牌照。你、你、你、你…

  6月4日,本人随后到同江市电业局要求给事故原因。负责生产的刘副局长说此时已经向政府部门汇报过了,就为意外事件,并未提及当日电业局电工修电的事。

  6月7日,本人在天涯发帖,曝光此事。

  6月8日,电业局联系到我本人,以电工的口吻还原25日事发经过,是否是真相,他们不负责考证。并将责任全部推卸位电工个人行为。我要求在报告上盖公章,其说没这个义务。电业局回复的文件中漏洞百出,依然没有给出事故的原因。

\

\

\

\

  6月11日,本人在北京律师的建议下,到公安机关以“维修工过失致人死亡罪“报案。民警第二次拒绝我。他们说此案属于安全生产事故,让我去同江市应急管理局报案。后本人直言公安机关与应急管理局相互推诿责任的事实,其民警回复我跟局领导商议,给我答复。

  本人拿着手中的证据继续上访。6月17日市里才开会研究此事,最后副市长李某责令同江电业局找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做电力鉴定,由公安局介入调查。公安局刑侦大队只是接收了我手中的证据,说只要司法鉴定一出,就可以立案。

\

  6月21日,本人将诉求投到国家信访局。

  6月30日,向阳渔场(案发现场)发现变压器被人动过,本人报案,派出所民警已到现场取证。

  本人又到信访局询问案件进展,其工作人员表示电业局态度消极,不太配合。其单位是属于国企,同江市政府对其管理力度不大,建议我们找上级信访办理。

  7月2日,鉴于国家信访条例,信访诉求被同江市电业局受理,并出具了受理告知书。

\

  本以为事情发展已进入正规,然而在市里开会一个月后,电业局依旧没有找鉴定机构鉴定,公安局依旧没有立案侦查。一切还在原点。为什么政府对安全事故反应如此之慢?因为事发时正值原同江市长王某晋升为同江市市委书记的公示期;同江市电业局局长肖某任满换届期。如果这次事故处理成一个意外事件,那么就不会有责任人,任何部门都会相安无事。如果定性为安全事故,那么相关领导都会有连带责任。司法鉴定在事发50天都没有出,是不想做,还是不敢做?电业局书记答复我说他们一直开会研究此事,主张我通过民事诉讼起诉电业局。但在没有电力鉴定报告的情况下,我的任何诉讼都将视为证据不足,而且诉讼期过长,证据难以保全。所以,本人一直主张司法鉴定机构介入查明事故原因。然而,在我死咬着查明原因不放的情况下,有人开始对我动手了。事发地的变压器被人撬过,我报警,无下文。7月11日,事发地电线被恶意剪短,漏电且裸露在外,周边草木茂盛,让人不易察觉,造成极大的安全隐患。被剪电线成本廉价,且为住房用电,因此排除偷盗和破坏生产经营的嫌疑。那么此行为仅为一种可能,故意危害他人安全。要么是我的安全,要么是别人的安全,我来担责。本人立即向派出所报案,但是派出所仅以行政案件处理,并对调查监控一事表现消极。后本人拒绝在行政告知书上签字。

  距离案发时间已过一个多月,同江市电业局从一开始到误导公安机关,到后面的“甩锅”、包庇自己的职工,再到现在的态度消极不配合,一直在阻碍案件取得进展,案发现场的电力一直未做鉴定。而同江市政府对此也是默认的态度,原因究竟为何?从5月份事发,到现在的七月中旬,一直未对事故原因展开调查。本人对政府的处理方式有如下质疑:

  一、明知同江市电业局对事故原因有所隐瞒,且为案件当事人,为何还让电业局找第三方鉴定机构去自己调查自己,并且没有给其时间期限、任由拖延?

  二、此案明显是安全事故,但是公安局却一直以“电业局没有出鉴定报告”为由不予立案,案件毫无进展。难道“妨碍司法公正”只针对百姓而言?

  三、此次事故不仅仅涉及电线铺设的问题,还有变压器违规安装的问题。变压器由谁安装?到底存在什么样的问题?究竟有何隐患?同江市政府从头到尾就将应急管理局摘的一干二净,只字不提,是有意绕开“安全事故”以此化解危机?

  四、我6月初就到同江市信访局投诉此事。一直到6月未都未启动信访程序。6月22日本人无奈将诉求投到国家信访局,信访程序才得以启动,然而回复受理信访程序到责任单位不是同江市政府、公安局、应急局等行政单位,而是又落到了电业局这个企业单位,是否是将主动权主动交由被调查者?

  五、根据同江市电业局原副局长刘某的口述,事发后,电业局及时跟市里有关部门汇报过此事。但是市里面对两条人命案置若罔闻,反映迟滞。若不是我在网上曝光此事,根本就没有部门愿意受理。而且事发后各部门工作上存在对问题,却没有通报要对任何人追责。

  迄今为止,各个部门并未真正进入调查程序。都说让我静静等待。可是案发现场属于野外空旷地带,极难封锁,又发生多起盗窃事件。这种情况下,各部门依旧不推进查案,都在念“拖”字决,拖到证据灭失。

  现案件未进入调查阶段,就已经有人按捺不住开始对我动手了。请求上级部门能关注此事,成立调查组,对此案进行彻查,还我父母死亡一个真相。(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