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投诉 > 正文

刘代启等公安官员滥用职权,制造“灯下黑”办关系案“授奖立功升职”

\

 

  举报人叫韩华,是犯罪嫌疑人吕利华、李淑光、蔺开圣、亓东林、亓环波等人涉嫌合同诈骗案的受害人,七年多以来一直处于伸冤无路,叫屈无门,万搬无奈才再次通过网络向监察委、打黑除恶办、新闻媒体记者、法律人士及广大正能量网民朋友们发出呼吁,跪求您为正义呐喊,帮冤民呼吁,为公道讨说法!

  一、案件事实:

  2011年3月至2011年12月,犯罪嫌疑人吕利华等人先后以临沂市莱波经贸公司、莱芜市汇丰利有限公司名义与受害人山东吉恒煤业有限公司洽谈煤炭生意,先以履行小额合同的方法,骗取受害人的信任,最终骗取山东吉恒有限公司667余万元煤款后逃离公司,电话失联,短信不回,受害人多次到临沂、莱芜两地也未能找到五犯罪嫌疑人。2011年12月31日,受害公司的韩华、樊运胜、李军在临沂市莱波经贸公司李淑光办公室发现了写有内部保密的“2011年3月财务报告、莱波公司2011年3月份股东投资计息单(新公司)、合伙协议书、股东投资证明”各一份(复印件附后)。受害人看过其内容后才知道以上五犯罪嫌疑人根本不是在经营,而是在以公司的名义行骗,受害人上当受骗后就于2012年1月16日向济宁市公安局报案,报案被诈骗煤款6673368.06元(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复印件附后)。2012年3月15日济宁市公安局决定对吕利华、李淑光等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立案决定书复印件附后)。同期,济宁市微山县公安局也接到微山盛鑫公司同样被嫌犯吕利华、李淑光等人诈骗团伙诈骗240万元煤款的报案。因两案是同一伙犯罪嫌疑人所为,济宁市公安局于2014年10月22日通过山东公安网警综网络平台将两案网上合并(可向山东公安网警综平台查证),并交由微山县公安局查处。

  2014年12月14日莱芜警方将网上追逃全国通缉的嫌犯吕利华抓获,并于本年本月18日下午移交微山县公安局。2014年12月19日上午犯罪嫌疑人吕利华(家人)退赃170万元后,由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给其办理取保候审释放回家。退赃的170万元全部给微山的受害公司,举报人公司受害的667万余元至今未分得分文,也没有向举报人执证、询证,对犯罪嫌疑人吕利华抓获、退赃、办理取保候审公安机关办案人也没有告知,并不知情。该案把举报人拖的已妻离子散、贫困潦倒,居无定所,四处漂泊流浪,艰难的度日,已到走投无路的境地!公司也拖的雪上加霜,瘫痪倒闭,债台高筑,让债务压的命悬旦夕,给举报人、举报人公司造成极大损失。

  二、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滥用职权,制造“灯下黑”办关系案,充当五犯罪嫌疑人的“保护伞”的违法事实如下:

  1、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给犯罪嫌疑人吕利华办理取保候审的违规违法事实。

  2014年12月23日上午举报人找刘代启推催案件,刘代启坦言,吕利华被我们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后接着办理取保候审释放回家了;原因是山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正、副主要领导受人请托,插手干预该案,指令安排放人,领导们决定,当然也有我(刘代启)的成分就给其办理取保候审释放回家了”(录音为证,可提供录音)。举报人自2015年1月18日以来多次向山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正、副主要领导打电话、发短信、邮寄书信反映案件(复印件附后)的真实情况,总队长至今没有给任何说法,2015年2月11日上午举报人接到郝建副总队长电话,举报人在电话里向郝建副总队长求说法,郝建副总队长扬言“给你说不着”。山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正、副主要领导插手干预该案的做法,举报人认为是滥用职权,以权压法,制造“灯下黑”名副其实的充当犯罪嫌疑人的保护伞。

  2、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追赃分配过程的徇私枉法事实:

  罪犯吕利华于2014年12月14日被莱芜警方抓获至本年本月19日上午办理取保候审期间,罪犯吕利华(家属)退赃170万元案款,退赃的170万元案款全部给了微山的受害公司。2014年11月4日刘代启在其办公室当着众人的面坦言,微山的受害公司是微山县公安局刘某华领导的亲戚,刘某华亲自带着亲戚找刘代启多次,(有证人在场,可作证)。举报人公司受害的667万余元案款至今未分得分文。

  2015年1月21日上午举报人再次找刘代启推催案件并向其递交《依法羁押候审罪犯吕利华》的申请书。此做法惹怒了刘代启,刘代启态度蛮横辱骂举报人无赖。后举报人向刘代启不停的道歉,对不起……我错了……举报人的道歉换得刘代启的饶恕,同时刘代启也向举报人道出肺腑之言,刘代启叫着举报人的名字说:“韩华你动脑子想想,吕利华是怎么退给王志生的一百七八拾万元钱的?如果不是我刘代启在这里顶着压力,吕利华会给他这个钱吗?韩华你再细细动脑子去想,别光看表面,我守着王志生(微山受害公司)、守着哪个熊屌日的(吕利华),省公安厅来给他(吕利华)说事的两个屌日的熊家伙、省政府的熊屌日的家伙们,他什么亲戚,叫我把他们熊(地方方言,训斥的意思)了一顿,恁别这事哪事的,我跟恁一点屌嘛也没有”。举报人接着问刘代启,省公安厅、省政府来的几个给吕利华说事的是吕利华的什么亲戚?刘代启阻止举报人,你问哪嗪嘛,你问了一点意义也没有,我一手托几家,说出去会毁人家事的(以上内容留有录音,录音为证,可提供)……。举报人不要求按比例分配,哪怕给30万或50万元呢!也不至于分文不给吧?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对吕利华抓获归案、追赃、办理取保候审、返还案款的事实真相向举报人公司保密。举报人听刘代启多次述说后才知情保密的原因是吕利华有上级领导说情关照,微山的受害公司是微山县公安局刘某华领导的亲戚、有微山县公安局刘某华领导的关系关照。举报人才明白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为什么给上级没有当领导的后台,微山县公安局没有当领导的亲戚的受害公司如此的“礼遇”……

  举报人认为,举报人受害公司既应享有吕利华抓获归案的知情权,也应享有被追回案款的分配权。一个案件中的两同样的受害人,面对的都是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执法,执行的同一个诈骗团伙,却没有公平公正的对待,把举报人公司的案件当后娘养的“异子”。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如此执法明显失公,是特意操纵,故意制造“灯下黑”,是名副其实看人下菜的“势利店”。另外,刘代启所熊的省公安厅的熊屌日的家伙、省政府的熊屌日的家伙们来微山县公安局捞罪犯吕利华的此行人员是省政府什么级别领导派来的?为谁跑腿?此省政府某领导与罪犯吕利华等诈骗团伙成员之间有什么猫腻?公安厅经侦总队正、副主要领导、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欠党和人民一个交代!!

  3、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违规违法给犯罪嫌疑人吕利华办理取保候审后造成串供,导致毁灭证据的违法事实。

  2016年6月3日上午在微山县公安局夏镇派出一所办案区,裴中彦手拿一张50万元承兑复印件向受害人公司的韩华进行执证,当韩华问裴中彦此复印件的由来时,裴中彦的回,答是李淑光的,由吕利华交到裴中彦手中的。当时李淑光是网上追逃,全国通缉的在逃犯罪嫌疑人,吕利华是裴中彦办理取保候审释放的犯罪嫌疑人,在此期间拿此复印件向受害人公司的韩华执证,此复印件的来由就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违法释放犯罪嫌疑人吕利华后造成串供,导致毁灭证据的事实。韩华对此复印件的来由及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正、副主要领导和省政府领导派下属到微山县公安局捞犯罪嫌疑人吕利华的事情不但当日向裴中彦和另一闫姓警官口头提出质疑,同时也于2016年6月12日邮寄致裴中彦警官的一封信(复印件附后)中提出质疑,并要求裴中彦对以上质疑给一个明白的说法,但受害人至今没有得到任何说法。

  4、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把共同诈骗团伙成员中的犯罪嫌疑人亓环波列为证人,创造串供条件,毁灭证据的违法事实。

  犯罪嫌疑人吕利华被违法办理取保候审释放回家之后,山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正、副主要领导为推卸他们插手干预该案的责任,继续包庇犯罪嫌疑人吕利华逃避法律责任,免于刑事追究,让其继续逍遥法外,于2016年3月17日指使山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刘勇等七人组成的所谓的“专家组”赴微山县公安局,罔顾事实依据,把该案的大部分诈骗煤款指定为所谓的经济纠纷,把极小部分指定为合同诈骗刑事案件(人为的一案两定性,一案两定性的奇葩案在全国乃至全世界也许是唯一怪案)。之后,办案人裴中彦按照山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画的圈,开始列犯罪嫌疑人亓环波等人为证人,名义是调查取证,实质是为犯罪嫌疑人提供串供条件,毁灭证据。将犯罪事实调查避重就轻,故意制造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手段操纵事实。

  三、犯罪嫌疑人李淑光被莱芜警方移交微山县公安局,提供提请逮捕申请材料由裴中彦为犯罪嫌疑人提供串供,毁灭证据而导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违法事实。

  莱芜警方于2018年3月1日将另一名网上追逃,全国通缉,身背多案(涉嫌非法拘禁、合同诈骗)的犯罪嫌疑人李淑光在青岛市黄岛区抓获,莱芜警方于2018年3月30日将犯罪嫌疑人李淑光移交微山县公安局……2018年4月24日受害人韩华接到微山县公安局办案人郭警官的电话通知,内容是于2018年4月24日下午三点到微山县公安局接受案件调查。

  2018年4月24日下午在微山县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办案区,郭警官、刘警官告知受害人韩华,犯罪嫌疑人李淑光、吕利华现已在微山县拘留所刑事拘留,亓东林、蔺开圣因病已办理取保候审,受害人接着问亓环波呢?郭警官告诉我说,亓环波列为本案的证人。受害人韩华向郭警官说:“亓环波是诈骗团伙成员,是共同犯罪,怎么能列为证人”?郭警官说:“本案倦综都在裴中彦手里,他最清楚,让我办理的只是一小部分,包括今天记录你的七车煤炭的笔录”。当时请求郭警官记录全案笔录,但郭警官没有采纳我的要求。

  2018年4月28日接到郭警官的短信通知:“韩华,你好。我局今天将涉嫌合同诈骗的犯罪嫌疑人李淑光等人向微山县人民检察院提请逮捕,特此告知”。

  2018年5月2日受害人口头向微山县公安局、检察院提出三点质疑:

  (1)犯罪嫌疑人吕利华等人向检察院提请逮捕申报材料是否山东吉恒公司、微山县盛鑫公司并案申报的?诈骗数额申报是吉恒公司667万元、盛鑫公司240万元之和总诈骗数900余万元吗?

  (2)犯罪嫌疑人李淑光是身背数案,微山县公安局办案人是并报申请还是只申报涉嫌合同诈骗个案?

  (3)申报材料内容对犯罪嫌疑人亓环波的证人身份是否纠正为犯罪嫌疑人?

  2018年5月6日(星期天)上午接到微山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李大队长的短信通知“老韩,李淑光、吕利华等人检察院未批捕”。

  2018年5月7、8日赴微山县公安局、检察院,了解具体未批捕的理由,公安局李大队长的说法“老韩,你提出的问题,我不再一、一回答你,根据我们递交的申请材料完全达到批捕条件,检察院不予批捕,我们依法申请复议”。检察院负责领导的说法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具体哪些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保持沉默。后由检察院分管领导、主要领导说出部分造成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人为操作的事实真相。

  面对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为达到让犯罪嫌疑人逃避法律责任,不受刑事追究的目的,恶意列犯罪嫌疑人亓环波为证人、违规违法释放犯罪嫌疑人吕利华,不但给其诈骗团伙提供创造串供毁灭证据的条件,还帮着犯罪嫌疑人“授意”微山县信衡会计事务所为其伪造所谓的财务审计报告,故意导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违法行为。

  法律成为了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手中的面团,他们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举报人为此感到绝望和无奈!以吕利华为首的特大诈骗黑恶团伙势力为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此神通广大?举报人屡次三番的向县市省相关部门质疑以下问题,要求将信息公开:

  (1)罪犯吕利华取保候审过程中,交付多少保证金? 或担保人是谁?

  (2)山东省公安厅到微山县公安局为吕利华说事的人是谁?

  (3)山东省政府,去微山县公安局往外捞人的是谁?又是由省里什么级别的领导派去的?而此人和吕利华是什么关系?

  (4)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正、副主要领导当了谁的马前卒?为何给犯罪分子开直通车?要求对以上问题给一个明明白白的说法,但举报人至今没有得到任何说法。

  尊敬的监察委、政法委、打黑除恶办领导、新闻媒体记者、法律人士及广大正能量网民们:人民公安机关是保护人民群众利益的坚强盾牌;打击犯罪分子的利剑;是稳定社会、发展经济的钢铁长城,但山东公安经侦系统的正、副主要领导、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却将国家和人民赋予他们的权利,演变成了吕利华等诈骗团伙黑恶势力犯罪的“防身符”、保护伞,并为吕利华犯罪作案开辟“绿色通道”。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正、副主要领导、刘代启、裴中彦等公安官员不仅仅是挑战、蔑视国家安排组织的打击诈骗、打黑除恶的专项行动,更为严重的是,在党中央 书记从严治党、依法治国、严惩腐败、有案必查、有腐必反刮毒除瘤,监察利剑高悬的严峻形势下,仍敢逆风而行、挑战法律,继续充当其诈骗团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他们胆大包天到了何种境界?立案至今,历时七年之久,盘踞在山东的特大诈骗团伙黑恶势力不但没有受到打击,反而,把依法维权的平民百姓却采取各种恶劣的手段进行打击迫害。

  谁在袒护犯罪嫌疑人,在为犯罪分子充当保护伞?又是谁故意制造“灯下黑”,办权力案、关系案、人情案?又是谁在玩忽职守,弄虛作假,这样办案背后究竟藏着何种见不到阳光的阴谋?

  尊敬的监察委、政法委、打黑除恶办领导、新闻媒体记者、法律人士及广大网民朋友们,举报人也深知这次举报,可能继续会为自己带来灭顶之灾,但是举报人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要活着有一口气,下定决心与这股黑恶势力斗争到底!同时,举报人坚信相关部门领导一定会对此引起高度重视、严查此保护伞!早日将犯罪分子绳子以法、缉拿归案!

  再次恳请相关部门领导,深入调查落实,本着对党忠诚对人民负责的态度!打掉吕利华等特大诈骗团伙强大势力的保护伞!给人民群众一个明白的说法!

  特此举报!

  举报人:韩华

  电 话:18953747066

  日 期:2018年6月28日

  注:敬请各大新闻媒体记者、法律人士及广大网友朋友们对此案高度予以关注,并对省市县三级公安官员的如此“执法”作以理性、客观、公正的评论!跪请正义网友转发并发表评论,因转发,评论所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匀由举报人韩华承担 (责编:RMAQW)

    标签:关系案 职权 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