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投诉 > 正文

湖北枝江:朗朗乾坤、执法者渎职枉法谁买单

\

 

  粗稿文章;;

  朗朗乾坤、执法者渎职枉法谁买单

  随着我国法制建设进程的加快,依法行政观念正日益深入人心。在法定期间内,违法办案、枉法裁判、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等得到了有效的遏制。

  然而,一个合法的家族公司,在别有用心的心机玩弄下,颠倒黑白达到侵占的目的,本案历经了三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枝江市检察机关三次退查公安机关补侦,公安机关没有发现新的证据的同时。枝江市检察院毛春燕充当背后黑幕的推手,颠倒黑白,将有罪的人故意包庇不受追诉,将无罪者关押!朗朗乾坤、执法者渎职枉法谁买单。演绎了一起糊涂官判糊涂案的现实版!

  该案现已被我国大学教科录用,编入大学教材,供青年学子学法、普法、懂法的终生范例。

  天地浩然;谁在玩弄法律

  群众来信投诉反映,本是一起“股权之争”的民事纠纷案,而被湖北省枝江市检察院毛春燕弄虚作假,制作虚假证据,给受害人制造冤案!私欲作祟,搅乱了本来清澈的法律,达到不可告人的非法目的!

  1996年,受害人马立新之父马春雨,岳父杨清,应湖北省枝江市招商局之邀,以内蒙古海拉尔北方供应站(个体工商户)的名义,与湖北省枝江市签订6620仓库转让协议,并且支付前期费用150万元,在枝江市工商部门注册登记为“长江实业有限公司”,并且兼并了6620仓库。

  按照当时注册登记的规定,必须在三人以上的股东方可注册公司的要求。借用了本案辛永生之父辛文(无业人员)的身份证登记为挂名股东。该公司工商注册为马春雨、杨清(马立新之父)辛文组成。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2003年,马立新的妻子杨丽君在单位买断,将辛文的挂名股份变更到杨丽君名下,杨丽君出任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一职。

  至此,“长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即回归成为马、杨、家族法律上事实家族企业。根据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确认了马、杨、家族投资金额348万元事实,马立新向法院提供了银行转账凭证单据,与枝江市人民法院庭审确认的转账金额无异。由此,充分证明,“长江实业有限公司”属于马、杨、家族法定投资企业。辛文等人并未投资一分一文的资金。何来辛文股份之说。

  2007年,辛文之子辛永生认识了毛春燕,在毛春燕的唆使操控下,以其父辛文是该公司股东的理由,向枝江市人民法院提请民事诉讼,要求枝江市人民法院确认其父拥有“长江实业有限公司”股权股份。 辛永生无法向人民法院提供出资股权证据,而主动撤诉。

  2009年辛永生在枝江市检察院毛春燕的再度操控下,向枝江市公安部门报案,指控马立新侵占其父辛文的股权,公安机关以辛永生无法提供其父出资的证明材料,拒绝立案。

  法律是用事实说话,用证据分清是非,长江实业有限公司除了马、杨、家族投资转账凭证外,以上四人均拿不出任何银行账户及转账凭证,除了东扯西拉,前言不搭后语的矛盾外,更进一步印证了辛文等一伙没有投资一分半文外,也没有一份任何白条,湖北省枝江市检察院毛春燕检察官私欲作祟,无视法律、编造事实,颠倒黑白枉法办案,达不可告人之目的。

  谁在践踏国家法律

  2012年12月17日,在枝江市公安机关没有呈报提请批捕申请书的情况下,毛春燕亲自带人将马立新抓捕。而后再补了“提请申请书”,而后,又充当了公诉人。

  检察官玩弄法律于掌中、将无罪之人关进大牢离奇事件。时任枝江市检察院政治部主任的毛春燕赤膊上阵,利用手中权力和社会关系欺下瞒上,避开公安部门,由毛春燕组成联合调查组,远赴北京、黑龙江、内蒙等地调查取证,竟然将一个个体小乡镇的山地造假评估成了2900多万资产,作为量刑的依据!

  对马立新有利证据不予调查,剥夺了刑法规定的回避、鉴定、评估等应有的法定权力。而是进行有罪推理,将原本清晰简单的案情复杂化,歪曲事实编造谎言。欺骗领导,于2012年12月,毛春燕带人突然将马立新逮捕。

  枝江市公安局认为,本案已经经过三次补充侦察,已经超越了补侦的法定规定,没有程序可走,不愿接受本案。2007年至2012年之间,此时经历了民事、行政、刑事,一审、二审多次判决、裁定。认定辛永生没有出资证据,马立新均胜诉,至此所有司法程序已终结。

  程 序 违 法:

  毛春燕无视法律,亲自参与调查搜查,逮捕又亲自出庭公诉,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视点:

  第一:法律规定补充侦查二次为限,而毛春燕又违法再次启动多次补充侦查。

  第二;股东之争应属民事范畴,强拉硬塞入刑事案件之列。

  第三;毛春燕与辛永生等人窜通一气,为使自己编织的所谓证据链相互印证居然在法庭上编造谎言,以达不可告人的阴谋目的。

  第四;马立新提供了其家族出资的全部证据,毛春燕在无任何证据但又为达到判马立新20年大牢不予减刑的计划和承诺,不惜沟通他人伪造4份至关重要的假证。

  第五;毛春燕为了将案子做大,竟然同意将1996年的一个小乡镇的山地评(个体企业)估成了2900多万,以达重判永远不得翻身的险恶目的。是谁在违法?

  第六;剥夺了受害人的法定规定的权力,对有异议的证据、书证、企业评估、及回避的规定权力予以剥夺。

  公平、正义的法律、本案中如何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性。毛春燕无视法律,心存狂妄的形象已完全暴露无遗。马立新在数次开庭时在聆听了法官宣读马立新的权利后,数次提出让毛春燕回避,而毛春燕当庭手晃以准备好的检察院盖了大印的驳回申请回避的文书,一次又一次坐在法庭上。马立新依法要求对毛春燕拿出的书证进行司法鉴定,要求证人当庭出庭质证,要求对量刑起关键作用的资产评估报告重新评估等之权利全部被回绝!但奇怪的是这些证据、证言、评估在判决中又被作为关键证据使用,没有经过质证的物证、书证、评估、等证据具备法律效力吗?在法庭上有效吗?

  《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第三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经庭审质证。未经庭审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该规定确立了证据规则的基本原则:证据必须要在法庭上出示并经过质证,未经质证的证据不得作为定案依据。怪哉!

  难以想象的证据造假,程序违法、在本案中如同家常屡见不鲜,怪哉!是谁在玩弄神圣法律?

  枝江法院无视国家法律规定,在没有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只是将原判决书的日期改了一下,照本宣科,照判不误。

  案件以补充侦查了二次又重新启动,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三次发回重审,而法律规定只能发回一次。法院程序已经超越了法定规定。

  本案件实际很简单,确认有没有股权,有否实际出资,即一切明了。本案中马立新出具了所有购买企业时的付款原始凭证、原始文件,而毛春燕只凭几个前后矛盾的传言、证言、及4份不敢鉴定真伪的假证,不敢重新评估的评估报告,居然判了马立新职务侵占罪五年。

  职务侵占罪是利用职务之便将公司财务占为己有,那么马立新又不是公司的股东,也不在公司任职,何为职务之便,有何侵占?民事审理中,辛没有股份,以证据不足退查三次。在刑事案件审理中,同一案件事实,没有新的证据出现又认定辛永生占47.48%的股份。一会说有股份,一会说没有股份,这种阴阳判决,给人们带来一头雾水。

  围绕重心焦点,本案是股权之争,属于民事范畴,在民事审理判决后,居然又强拉硬塞按刑事来定案、判决。真乃予加之罪何患无词!

  从法理上看,几个所谓有投资的人,一、忘记了出资款付给了谁,怎么付的,一概不知;二、至调查时不知道此购买企业到底是用多少钱,没有一个人能拿出一份投资证明;三;试问投资人,即使是投资人,企业成立十年来,没去自己购买的企业,更谈不上上班;

  四、十多年来,开过几次股东会,

  五、为什么十年来,未有对过账。

  六:购买企业注册过程中,那么既然自己有投资为什么没有你的签字?试问检察官、法官,这些问题如何解释?

  本案的辩护人余爱东、邓宜平律师在第二次开庭审理的辩护词中,向检察机关提供的起诉书明确叙明,本案已经通过三次退补侦察,撤回了起诉,根据刑法170条第三款规定,“对于三次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的,应当作出不起诉决定”。为此,人民检察院应当在7日内作出不起诉决定。但是,枝江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后,并没有下达不起诉决定书。而是在时隔八个月后,重新启动了本案,并向枝江市公安局下达了“重新侦察”函,要求枝江市公安局,涉嫌职务侵占罪进行重新侦查。真可谓“权大于法”!原来,枝江市检察院就是这样办案的!

  当事人历经了周折,中级法院对本案进行了重审,在审理过程中,马立新提供了相关证据、证词,庭审法官要求枝江检察院公诉人毛春燕出示证据,毛春燕表示没有。审理已经快过去半年了,对这起没有证据的案件迟迟没有下达判决,是国家法律缺失,还是另有僻径呢?

  此案已经中国多位刑法专家无罪论证,并出具了法律意见函,现已将此案做为典型案例编入大学教材。

  法律赋予每一个公民是平等、公平、正义,此案中,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的平等、公平、正义。看到的是一件人为制造的冤假错案。

  毛春燕严重渎职玩法; 有罪逍遥法外

  案件调查中辛永生供述,在任国企领导时曾收受他人(冯喜贵)的贿赂130万,且冯也承认此事,二人行贿受贿的时间、地点、金额完全一致,身为检察官的毛春燕不但不调查,反倒帮助隐瞒其犯罪行为和犯罪事实,严重渎职。

  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规定,【徇私枉法罪;枉法裁判罪】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代表国家公诉机关的公诉人毛春燕,办案程序违法,捏造虚假证言、证词、徇私办案,颠倒黑白。已经触犯了国家神圣的法律,应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总之;国家的错案追究制度不是一句空话,此案的下步如何认定,我们将继续关注本案,并且跟踪报道!

  中国新闻杂志社

  法 制 在 线

  贺 章 振

  关 山

  电话13986757613 (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