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教育 > 正文

父亲的锄头

  记忆中,父亲的锄头一年要换一把。

\

  正月一过,父亲就要换锄头了,多年来,父亲从不到集市上购买,而是扛着旧锄头直接去铁匠铺打造,加铁淬火。父亲总是不忘带上一壶谷酒,与铁匠师傅一起抡着大锤,谈笑风生,大口地喝酒。父亲与师傅的汗水滴在锄头上,吱吱作响,冒起青烟。成形冷却后,父亲在锄头上喷上一口酒,说:这样锤炼出来的锄头耐用,结实,一年一把就够了。

  从早春初出茅庐,到三伏大显神通,走向深秋“晨兴理荒秽、带月锄禾归”,直至晚冬家园内外检点,油光锃亮的锄头变得越来越小。大年三十,父亲把锄头用带油的抹布小心地擦拭,说锄头小点正月种菜好用。

  春天,父亲的锄头是村里头最大的;冬天,父亲的锄头变成了村里头最小的。

  把柄多年不曾换,父亲说杉树的把柄不好,容易断,自己所用的是从油茶树中精心挑选出来的,有韧劲,打了桐油,越用越好用,拿来作扁担也可以抬上两三百斤的货物。

  如假包换。笔直的把柄被父亲的双手磨得光洁而又平滑,经长年与父亲的汗水与唾液接触,即使是用小刀也无法在上面刻画名字与历史。韧劲之余,变得比铁还硬,比钢还强。父亲就是用这样一把锄头将家里的每一处自留地,都刻成了皱纹,将家庭的幸福,化作了在黑油油的皮肤,将我和姐姐的未来,攥紧在结满老茧的手心。

  父亲的锄头能精准地分辨田地里的庄稼与杂草,能分辨雨水与四时,能开辟温馨港湾与希望。

  父亲用锄头扛起一片天,给我信仰,给我无尽力量与精神。 在他眼里,所谓的诗和远方,就是那金黄的稻穗,就是家中养的猪出栏了。

  小时候,我总是走在父亲前面,帮父亲扛着锄头。而今,父亲老了。他曾经劳作过的地方又长满了杂草。父亲佝偻下去的身体,也越来越贴近大地。

  上次回家,我还特意去杂屋去看了一下,锄头已经生锈了,把柄浸了桐油,依然坚挺如初。 我感觉到了锄头的份量!虽然没有在家继承父亲衣钵,但深受影响,以“劳动创造幸福”为己任,延续父亲顽强执着的信念,以方寸之笔,贡献博大爱心,如同锄头,不断开垦,默默耕耘,和父亲一样肩负起责任,做一个真正的男人。把种子年复一年的撒下去,种出五谷飘香,种出四季如春,种出草长莺飞,种出人生精彩。

  我相信,该种的都已经种好,待季节的轮转便可收获。

  我要勇敢地向前飞,如同这撒下的种子,愿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标签:    编辑:吴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