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旅游 > 正文

河南景区“票中票”背后:村民与景区经营者长达12年的利益之争

  郭亮村人说,巍巍太行把最美的一段留给了河南,这一段的精华在新乡,郭亮村是精华中的精华。

  正因如此,每年来郭亮村的游客络绎不绝。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超100万人来到郭亮村旅游。可不少游客遭遇“票中票”后感叹,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票中票”现象要从2007年算起,那年起景区由北京一家民企经营,2014年又被国企经营,村民与经营者相争,争了12年。矛盾双方希望“强力”部门介入,他们均认为“票中票”会给金字招牌抹黑。

\

景区内的黑导游与“齐天大圣”。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黑导游与“齐天大圣”

  万仙山风景区位于河南省新乡市辉县市西北部太行山腹地沙窑乡境内,属于国家4A级景区。该景区由中华影视村郭亮村、清幽山乡南坪、人间仙境罗姐寨(暂未开放)三个景区组成。

  万仙山风景区中属郭亮村最有名,潘长江主演的电影《举起手来》中有一条壮美的挂壁公路,这是通往郭亮村的唯一公路,南坪村内多是一些山水自然风光。

  景区售票点设在沙窑乡南寨镇。5月4日上午9时许,上游新闻记者花107元购票,其中45元是交通费,62元是门票。售票员称,这是全票,进入景区不用再买票。

  售票处旁的一辆中巴车把游客拉到了万仙山风景区大门口,检票通过闸道后,多辆中巴车在等候旅客。中巴车分为两条线路,一条通向郭亮村,一条通往南坪村。

  记者上了去郭亮村的中巴车,车行10余分钟山路后,停在了一处空旷地。司机说:“往前走就是挂壁公路,路的上面就是郭亮洞。”

  记者刚下车,3名女子便围了过来,其中一人说:“要导游吗?100块,我们是本地的。”上游新闻记者问:“是景区的导游吗?”一女子答:“我们是村里的,带你玩整个景区,可以给你便宜点。”

  风景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她们都是黑导游,有的是郭亮村农家乐里的服务员,有的是当地村民的亲戚。景区导游全在景区大门旁的办公室里呆着,收费也是100元。

  拒绝黑导游后,两名“齐天大圣”向记者招了招手,示意可以合影。记者问:“要钱吗?”“大圣”摆摆手。哪知照完相后,“大圣”掏出了一个印有微信和支付宝二维码的卡片,上面写着:照相收费10元。

\

潘长江主演的电影《举起手来》,曾在郭亮村拍摄。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收费的“博物馆”

  走完1.2公里的挂壁公路,便是郭亮村。

  中午11时许,农家乐“谢晋居”门口,老板娘正在招揽客人:“电影《清凉寺钟声》导演谢晋在郭亮村拍电影时,就是住在我家呢。进来吃饭,免费参观。”记者询问,不吃饭可以看吗?老板娘回答,要付一元钱。

  刘家老屋民俗陈列馆与“谢晋居”相邻。陈列馆门口挂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参观老屋,收维护款一元。陈列馆内有三间土屋,其中一间是户主刘新杰的住处,另一间屋内摆放着一些上了年代的老物件,另一间挂着介绍挂壁公路的展板。刘新杰向记者介绍,节假日期间每天能收费上千元,平日里只能收个两三百元。

  无独有偶。郭亮村村民王秀堂把自家的房屋改造成了“郭亮影视村全景观光楼”,收费也是一元。王秀堂的邻居开了一间“太行民俗文化博物馆”,收费还是一元。

  卖金属纪念品“福卡”的王广顺比刘新杰和王秀堂要收的多点,他收费两元。王广顺介绍,他是外地人,租了村民的房子,专门销售“福卡”,店面后方的三间屋有很多藏品。“10元钱买我‘福卡’,可以免费参观藏馆。不买的话,想看藏馆,交费两元。就这几天才收,平常不收。看的人多,收点卫生费而已。”

  上述5家收费的“景点”,相隔均很近,从一家门口去另一家门口,步行不会超过5分钟。5月4日中午12时许,一名说着粤语的女游客抱怨到:“咋进一家就收费,进一家就收费。”

  对于这样的抱怨,收费的人听多了,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他们一般会耐着性子解释:“这是我家,愿意进就进,不愿意进就不进。我投入了,收点卫生费。”

\

村民用自己屋子改的收费“景点”。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被村民承包的“景中景”

  从郭亮村出发再往里走一点,便来到了万仙山游览车服务部。服务部的电瓶观光车由郭亮村开往鸳鸯池,游客乘坐缆车需要收费20元。5月4日中午,记者观察到,游客走到此处时,已疲惫不堪,多数人会选择坐游览车。因为两地之间的距离约3公里,游览车开个两三分钟便抵达了。“以为可以歇歇脚,这么快就到了。”很多游客觉得这20元花得不值当。

  服务部负责人申建清介绍,20多年前,郭亮村刚成为旅游景点时,他就与村委会签了合同,承包了这条线路。“我有14辆车,新乡市特检所给我办了营运手续。我每年要给村里交8万元的承包费,交完承包费,我们三个合伙人,每个人自己只赚10来万块钱。”

  鸳鸯池下一个景点是白龙洞。5月4日,50多岁的王银群坐在洞口下方的台阶上。游客要进去需向他付费20元。记者在洞内探访发现,设施乏善可陈。王银群也表示自己要给村里交承包费。

  值得注意的是,申建清和王银群都是郭亮村村民。该村村主任王爱学介绍,2003年之前,郭亮村景区由村里自行经营。2003年之后,郭亮村的经营权虽几易其主,但申建清和王银群与村委会签的合同都没有作废。

  较之郭亮村的“票中票”现象,南坪村要好很多。该村只有一个黑龙洞要额外收费30元。同样经营者也要向南坪村村委会上交承包费。

\

巍巍南太行。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没打掉的“票中票”

  记者查询文件发现,早在2010年,国家发改委就下发文件,要求景区要落实门票价格“一票制”,不得将不相关的游览参观点捆绑为一个游览参观项目并收费。可万仙山风景区“票中票”现象由来已久。

  5月3日,梨视频发表了一则题为《收费套路谁最深?4A景区郭亮村》的报道。报道刊发后,引网络热议。即便如此,被曝光的问题依然存在。5月4日,记者在景区内采访时,并未见到辉县市相关主管部门执法人员的身影,收费照旧。

  “票中票”让景区经营者新乡市南太行旅游有限公司很头疼。该公司是国企,隶属于新乡市政府。

  5月4日,该公司一名负责人对记者说:“花了几千万元打广告,就是为了树立景区形象,赚点口碑。可‘票中票’让游客烦不胜烦。赚来的口碑一点点被消耗。”

  这名风景区负责人称,收费人会和执法人员打‘游击战’。景区经营者没有执法权,只能劝阻。“我们去劝的时候,只有几个老资历能劝住,可不能总守着。其他人去劝,会被收费人骂。我们是国企,员工不会和村民打架。在我们接手之前,是北京的民企华德公司,他们每年要花费100、200万元,用来处理和村民之间的矛盾,打架是常有的事情。”

  该负责人称,在今年清明节前,很多村民在景区内开着私家车非法拉游客参观。“郭亮村50多户,有近200辆私家车。辉县市市长亲自组织会议后,要求严厉杜绝私拉营运,这个现象便没有了。”

\

挂壁公路。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长达12年的利益之争

  和风景区管理者一样,郭亮村人也知道“票中票”会惹烦游客,可因为“利”字,他们还在收。

  5月4日,郭亮村两名现任村干部,两名退休村干部接受了记者采访。他们说,郭亮村现有400多名村民,村里80%的耕地均已退耕还林。“没人种地了,全靠旅游业。我们村是景点,每年有100多万名游客来玩,风景区每年门票收入过亿元,可给村集体的钱只有39万元。村民不能分红,自然想着办法要赚钱。”

  受访村干部介绍,有的村民靠农家乐、卖工艺品、靠旅社赚钱,有的只能靠“景中景”赚钱。

  关于游览车、白龙洞收费的问题。上述受访村干部说:“游览车和白龙洞在南太行公司来之前我们就在经营,是村里的资产。我们也想过交给他们,可他们没有和我们谈。”

  对此,上述新乡市南太行旅游有限公司负责人称,2003年到2007年,景区由北京华德公司经营,华德公司给了村集体1300万元。他们从华德公司接手后,又付给了华德公司1300万。“给了1300万,还要分红,哪有那么多钱给。郭亮村村民总认为挂壁公路是他们父辈留下来的,是村里的,可没有我们宣传和经营,挂壁公路只是一条村民出行的路。”

\

“十三壮士”开路(资料图)

  村民和风景区经营者都认为,万仙山风景区的灵魂是挂壁公路。相关资料显示,这条路始建于1972年,1977年完工,全部由郭亮村村民独立手工完成,其中主要负责开凿的十三位村民被称为郭亮洞“十三壮士”。

  当年供出行的挂壁公路已成了旅游的金字招牌,围绕招牌的利益之争,争了12年还没停下。

  停得下来吗?村民和风景区经营者都希望,“强力”第三方介入,双方坐下来谈。(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