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互联网 > 正文

“网络诈骗之乡”:多家自助银行关闭 一张卡最多取500元

  两年,打掉332个犯罪团伙,抓获3227名网络违法犯罪嫌疑人。11月13日,在一次座谈会上,广西宾阳向公安部督导组汇报了最新的反诈成果。之后数日,网上曝出宾阳给涉嫌诈骗者所在家庭门上用油漆喷上“涉诈户”三个字,这一举措引发广泛争议。

  在宾阳,那些通过社交网络实行网络诈骗的人被称为“Q仔”,后来概念泛化,“Q仔”也就成了诈骗者的代名词。

  2016年,公安部公布第一批电信网络诈骗重点整治区,共7个,宾阳在列。同年,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10名特大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在逃人员。其中5人来自宾阳。

\

“涉诈户”家对面张贴的通缉信息

  “Q仔”素描——

  文化程度低,20岁上下,操作设备简单

  宾阳为广西南宁辖县,县府驻地宾州镇。此镇由集市发展而来,旧称芦圩(xū),有百年商埠之美誉。外界评价,宾阳人精明,善于引进,并模仿,又有“广西小五金之乡”之称。

  宾州镇相关负责人魏民(化名)告诉记者,宾阳“Q仔”的诞生约在2009年。他们盗号,或发送病毒链接,向社交账号持有者的亲友实施诈骗,最开始,“Q仔”盯上了留学生群体。得手后,迅速取现。

  据媒体报道,宾阳网络诈骗已有“产业链”,“Q仔”也有上下游。上游,电脑城、银行卡与身份证供应者、木马或病毒制造者;中游,“Q仔”及“车手”,前者负责聊天并盗取社交账号,诈骗成功即将钱打入多个账户,然后通知后者取现;下游,即是酒吧、KTV、餐饮店、4S店等场所。

  宾阳县新桥镇诈骗高发。该镇相关负责人高伟(化名)告诉记者,涉嫌诈骗者大多文化程度不高,未婚,20岁上下。“Q仔”的入行门槛又极低,所需设备简单,一部手机,或一台电脑均可成为作案工具。

  11月26日晚9时许,警方接到举报,有人在宾阳县宾州镇商贸城东一段317号四楼一出租房内进行诈骗活动。

\

11月27日凌晨,警方在一民房内,抓获4名嫌疑人。受访者供图

  随即,宾阳警方联合宾州镇政府综治办前往查处。27日零时,4名疑犯被捕,搜出电脑3台、手机5部、银行卡54张、公司印章2套、手机卡49张。

  房东是位女士,已经年迈。她告诉记者,不到一个月前,有几个小伙找来,谎称自己是周围工地的工人,双方约定,每年租金4000元,预交2000元。

\

11月27日凌晨,警方在一民房内,抓获4名疑犯,搜获大量作案工具。受访者供图

  这位老人与几名男子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显示,租期从2018年10月29日起至2019年10月29日。事发时,4名嫌疑人租房还不足一月。

  这是一套简陋的二居室,床、简易衣架,还有一套陈旧的桌椅。警方将几人抓获后,屋内的涉案物品均被带走。

  整治诈骗——

  多个自助银行关闭或调整营业时间,一张卡最多取500元

  近年,宾阳决心治愈网络诈骗“顽疾”。官方资料显示, 2016年,公安部公布7个“电信网络诈骗重点整治区”,宾阳是其中之一。从2016年到今年11月,宾阳共打掉网络违法犯罪团伙332个,抓获网络违法犯罪嫌疑人3227人。

  2016年1月,宾阳的“通缉令扑克牌”曾引发热议。

  彼时,警方将248名宾阳籍网逃人员的通缉令印制成扑克牌,在宾阳县向群众发放。之后5个月,248名网逃人员中,有63人自首。

  今年七八月开始,宾阳市民注意到,县城里的自助银行或关闭,或限额取现。

  日前,记者走访多家银行发现,在宾阳县城,农行、工行、北部湾村镇银行等多家银行的自助银行已关闭。另有多家银行限制营业时间,工作日下午6时至次日早8时;周末及节假日全天暂停营业。而中国银行则规定,每张卡最高出款额为500元。

  几家自助银行的玻璃门上,贴有通知,大意相同:应宾阳县委、县政府和公安部门的要求关闭或调整营业时间。

\

宾阳县城,多家自助银行关门或限制营业时间

  记者从宾阳县城出发,走访了宾阳多个乡镇的多个村庄。

  在宾阳,从县城到乡村,悬赏通告、警示海报,在电线杆、在墙壁,在学校、在银行,目之所及,反诈宣传几乎深入到每个公共领域。

\

路边的反诈骗宣传

  村内,老者居多。只要听到“Q仔”或者诈骗,他们大多闭口不谈。

  喷字争议——

  有疑犯自首后第一句话:把门口“涉诈户”抹掉

  两个村子的村委会负责人告诉记者,在逃者多与家人有联系,但家属并不配合。因此,劝说受阻。

  宾州镇某村村支书廖先生回忆,9月前,村内其他在逃人员均被家人劝回自首,只剩1人,难以劝回,“有村民建议,喷字,施加舆论压力。”于是有了给涉嫌诈骗者所在家庭门上用油漆喷字的做法, “涉嫌诈骗者所在户”太长,便干脆简写为“涉诈户”。

  果然,喷字后一个月,涉诈者自首。廖先生告诉记者,“去派出所自首时,那人第一句话便是,家门口的字能不能抹掉。”

  这样的做法引发争议。但廖支书称,这是在践行《村规民约》,并非政府行为。

  很快,这个村子的做法被其他村效仿,且效果明显。

  不过,在县城,临街店铺或住户,不会被喷字,一居委会负责人直言,“毕竟在街面,有碍市容。”

\

某居委会负责人将一栋5层大楼的水电断掉,因为“房东给‘Q仔’租房”

  宾阳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喷字的做法震慑效果明显,已有多人投案自首;被喷涂“涉诈户”的家庭主要集中在网络诈骗较为猖獗的宾州及新桥两镇,宾州尤甚。

  宾州镇综治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家庭出这种人,又多是未婚青年,危害宾阳,危害全国,但这些年屡禁不止,喷字后,自首率过半。其中几个自首者表示,自首后能不能自己把门口的字清除。我们答复:不能,只能由镇里和村里的人清除才行。如果私自清除,断水断电。”

  这位工作人员介绍称,目前,宾州镇仍有80多人因涉嫌网络诈骗在逃,而喷字前约有180人左右。

  新桥镇相关负责人高伟介绍了该镇的做法。他说,今年3月15日开始,镇里动员反诈,同时,依据《村规民约》,联建、联防、联治、联保,各村之间、户与户之间签订协议,互相监督、互相教育、互相管理;5月底,协议签完,十户组成一组,如果其中一户出现涉嫌诈骗者,那么依据《村规民约》,当事家庭停水停电7至10天,到10月左右,又开始对涉嫌诈骗者所在家庭门上喷字,其他联保户停水停电1至5天,以示惩戒。

\

贴在墙上的《村规民约》

  他介绍,这项措施是由村委推行,宾州镇与新桥镇毗连,因此互相借鉴了做法。该镇在逃人员35至40人,喷字后,过半自首,约有20多人。

  高伟回忆,部分涉嫌诈骗者用诈骗所得在家中建起了楼房,镇上曾强拆4家,约5000平米,但哪怕这样,涉案者依旧不回。喷字后,效果明显,仅一周,就有3人迫于压力自首。

  有网友认为,在人家家门口喷字,有涉嫌侵权以及侮辱他人人格的嫌疑。“名声在外,没人来这边做生意。”高伟对这一举措引发的争议不以为然,他说,“子不教父之过,父母、妻子有规劝和教育的义务。而且,喷字后,震慑了当事人,也对村里其他人有教育意义。为了地方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不得不这么做。”

  对于这些不愿意参与正常工作偏要当“Q仔”的村民,宾州镇相关负责人魏民一直感到不解,他告诉记者,某村铁厂每月4500元招工,却无人应聘。

  他感慨,“这些年轻人到底要咋样?”(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