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互联网 > 正文

互联网公司为何也成腐败多发地?

\

  家丑不可外扬,但坏事传千里。

  近日,大疆创新内部发布的一则反腐败公告被媒体广泛报道。

  2018年,大疆进行内部管理改革,初衷是将管理和流程优化,重新设置审批节点,更换和任命一些领导岗位。但在这个过程中,大疆却意外发现,在供应商引入决策链条中的研发、采购、品控人员存在大量腐败行为。其它体系也存在销售、行政、售后等人员利用手中权利谋取个人利益的现象。有的是内外勾结,加价分成,有的是在外注册皮包公司,有的是通过指定独家供应商而牟利。

  截至目前,大疆共处理涉嫌腐败和渎职人员45人。其中,涉及供应链决策腐败的研发、采购人员最多,共计26人;销售、行政、设计、工厂共计19人。问题严重、移交司法处理的有16人,另有29人被直接开除。

  大疆表示,由于供应链腐败,造成大疆的平均采购价格超过合理水平20%以上,其中高价物料少则高出20%-50%,低价物料不少以市场合理水平2-3倍的价格向大疆出售。

  大疆称,这一轮腐败行为保守估计损失金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是2017年所有年终福利的2倍以上。

  就在大疆发布反腐败公告的前几天,1月12日,P2P平台玖富发布公告称,2018年年底,玖富集团合规稽查部接到举报,将集团内涉嫌经济问题的3名前员工(分别是品牌部总监向某、一名商务经理、一名公关经理)移交警方,3人涉嫌联合外部黑媒体进行编造负面新闻以及客户投诉假象进而谋利,并涉嫌与自媒体广告商存在经济问题。

  有媒体从玖富内部的知情人员获悉,上述三人涉案总金额或超千万元人民币。

  “互联网+金融”出现了问题,“互联网+出行”也未能幸免。

  1月9日,滴滴出行通过其风控合规部官方微信号“滴滴清风”发布公告,公布滴滴2018年内部反腐败、反舞弊事件的相关情况。公告显示,滴滴在2018年内部查处各类腐败、舞弊等违规事件60余起,共查处、解聘违规人员83人,其中8人因涉嫌违法被移送司法。而违规事件主要集中在弄虚作假、收受不当利益、侵占和信息安全违规等方面。

  而近期因押金问题屡上头条的ofo内部也疑似存在严重的贪腐问题。在实名社交平台脉脉上,有ofo前员工爆料称:ofo内部管理一团糟,制度混乱,从高层到基层,贪腐现象严重。据爆,ofo的贪腐来自两个方面:吃回扣和吃空饷。“吃空饷”现象集中在线下运营业务领域,而“吃回扣”现象则体现在供应链端。

\

  对企业经营来说,业务发展和风险控制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要想快速抢占市场,往往需要提高决策效率,一些企业因此缩短决策流程,减少审批环节,让听见炮声的人做决策,但抢占先机的同时也留下了隐患。

  互联网企业是追求极致发展速度的典型,蹄疾往往不稳,近些年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互联网企业出现的内部腐败问题尤为严重,而且近期更为密集。

  2018年11月12日,凤凰网反腐邮件曝光,多人侵吞财务及受贿被停职审查;11月19日,58集团合规监察部以邮件形式对内通报,原渠道事业部高级副总裁宋波、总监郭冬等人,涉嫌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代理商财物,数额巨大,公司已将此案移至公安机关处理;12月3日,美团点评发布生态反腐处罚公告,宣布包括内部员工、生态合作伙伴人员以及共犯社会人员等89人受到刑事查处;12月4日,优酷原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回顾历史,互联网公司的腐败一直不断。2013年7月,阿里巴巴发布公告称,原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已被刑事拘留。半个月后,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阎利珉作为淘宝聚划算的负责人、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一位希望与聚划算合作的运营商送的2辆车,共计53万余元。阎利珉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2015年7月,时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腾讯前高管刘春宁被警方带走调查,后被查出履职腾讯期间涉嫌非法受贿,在两单在线视频版权的购买中收受好处费,为他人谋取利益。

  2016年11月,据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内部邮件,时任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在参与公司某收购项目中,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在其所管理的业务范围内,与某游戏合作伙伴的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李明远因此引咎辞职。

  京东专设了“廉洁京东”网站,定期通报公司内部的反腐败进展。从2016年12月至2018年8月,已通报内部腐败事件24起。其中大部分是运营人员收受贿赂,凡涉腐人员均予以辞退,严重者被公安刑事拘留。

  除了BATJ等巨头,其他互联网公司也频频被爆出腐败、职务犯罪事件。

\

  2010~2011年间,尽管电商和团购企业亏损不断,却有不少企业员工大受其益。酒仙网CEO郝鸿峰就坦承,很多企业大笔烧钱的背后,是企业亏得越多,个人赚得越多。

  2016年7月,哔哩哔哩弹幕网(B站)在《致合作伙伴的公开信》中表示,其前游戏运营负责人高楠楠,伙同其丈夫以及亲属开办公司进行利益输送,金额超100万元,涉嫌职务犯罪。

  2016年9月,两名去哪儿网呼叫中心员工伙同公司外部人员恶意骗取机票退赔款以谋取私利,后被海淀警方刑拘并被检察院批捕。

  2018年5月,今日头条通过内部邮件通报一起员工受贿案件,旗下火山小视频原运营负责人黄某因涉嫌在职期间收受贿赂等问题被移交警方。

  有腐败的地方就有反腐败,面对内部腐败的高发态势,互联网公司们纷纷打出了自己的反腐败组合拳。

  其一,用人查。阿里巴巴有廉政合规部,百度有职业道德委员会,京东有内控合规部,腾讯有反舞弊团队,为员工行为设立6条“高压线”,包括故意虚假报账、收受回扣等,触线者轻则辞退,重则移交司法机关。

\

  其二,用事警。每查处一起腐败案件,既是为公司清除蠹虫,也是积累了反腐败宣传素材。企业通过发公告、公开信、内部邮件等方式来通报反腐事件,起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

  其三,用举报。很多互联网公司发布的反腐败公告中,都有类似“经内部举报”“收到实名举报”等字眼,坚固的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内部举报的作用非同一般。2016年年底,京东宣布设立每年1000万反腐奖励专项基金,用于对举报违规行为并查实的举报个人或举报单位进行高额奖励。公司内部员工、供应商及合作伙伴均可对腐败行为进行举报。并通过建立“特别保护名单”等多项保护措施,全力保障举报人或举报单位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其四,用联盟。2017年2月24日,由京东集团倡议,联合腾讯、百度、沃尔玛中国、宝洁、联想、美的、小米、美团点评、唯品会、李宁、永辉超市、佳沃鑫荣懋等企业共同发起的“阳光诚信联盟”正式成立。通过企业间信息共享机制,对舞弊员工联合拒绝录用,对不良商家联合拒绝合作。

  从去年年底互联网公司们接连不断的反腐公告可以看出,在行业增速大幅下滑、用户红利渐行渐远、纷纷裁员优化的“互联网寒冬”中,互联网反腐的力度正在前所未有的提高。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心欲壑难填,腐败的手段也在不断升级,即使赚大钱的方法写在了刑法里,他们也跃跃欲试,铤而走险。

  为什么互联网公司作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反而成为腐败问题的高发地呢?

  这里可以先看看传统企业特别是制造业的一些经验。制造业历史较长,供应商价格一般比较透明。由于制造业赚钱很辛苦,所以在成本管理上高度重视。一般来说,公司在采购方面都委派最可信任的人(民企老板经常让亲戚管采购),而且老板亲自参与和重要供应商的谈判,想在供应方面蒙骗老板是比较困难的。同时,制造业的竞争格局已经基本确立,一个管理者如果在采购中有严重的商业败德行为,很容易在行业里传开,没有谁愿意再接受他。

  而互联网公司赚钱容易,老板专注的焦点是融资、产品、技术,采购往往被看作是和后勤服务差不多的事情。但实际上,无论是流量采买还是涉及到硬件的采购,耗用的资金也是不少的,但过去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互联网公司很少有靠家族成员去管理采购的,都是职业经理人,而互联网日新月异,机会很多,某些经理人就产生了捞一把就走的念头。

  此外,从经济学理论来推演,内部腐败问题也很难根除。

  企业与员工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企业是委托人,员工是代理人,他们之间存在着天然的三大矛盾:

  第一,信息不对称。员工真正做了什么,他自己清楚,企业不甚清楚。

  第二,激励不相容。企业希望员工全心全意为自己服务,员工却希望企业提供更好的薪酬福利,两者存在“价差”。

  第三,责任不对等。员工行为出现问题,企业要承担大部分后果,而员工大不了一走了之,换一家公司继续打工。

  这天然的三大矛盾根深蒂固,难以化解,所以企业和员工这种“委托-代理”关系造成的内部腐败问题会一直存在。

\

  也许有人会讲,限制员工的权力,企业内部建立起完善的权力、激励和监督机制,一切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即使你能设计出天衣无缝的机制,却很难找到那些能不折不扣执行这套制度的人,人的主观能动性无法避开。在利益面前人们总能找到制度的漏洞,贪念一起,“办法”就总比“困难”多。

  你可以监控人们的行为,却无法监控人们的欲望;另一方面,企业整体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冲突,是普遍而不可避免的。任何行业、任何企业都有自身的潜规则,很难通过“自律”和“监管”的方式去完全杜绝这种现象。

  结果看上去很气馁。不过,从经济理论上来说,本来就没有理想化模型。如公平与效率,这两个命题本身就存在着悖论。经济学要求的不是“完美”,而是“最优”。

  如果是这样,我们的思路就可以从治理企业内部腐败的“完美解决方案”变成“最优解决方案”:如何尽最大可能扼制住内部腐败,进而保证企业利益的最大化?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如同所有经济学问题一样——市场机制。

  当我们跳出企业来看,很多企业产生内部腐败,原因就在于企业管理者“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自己制定相关流程、自己去执行,甚至“自己人查自己人”,这其中就会产生很多“猫腻”空间。

  所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既有自己内部的审计部门,又隔三差五聘请外部专业的审计机构前来审计。

  毕竟,贪腐分子搞定内部人容易,搞定外部人难。这种市场化的反腐机制,虽不完美,但或最优。(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