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医卫 > 正文

医保谈判第一天:年费用30万以上罕见病药或无缘谈判

  外界最关心的肿瘤药以及PD-1的谈判将在16号开始。而今年因“70万元一针”引爆舆论的治疗SMA的罕见病药物,虽然通过了医保局的形式审查,但没能通过医保局组织的药物经济学测算程序,不参与本次谈判,无缘进入医保目录。

  1、 企业保密严格,谈判现场未有具体谈判品种以及价格流出。

  2、 今年中成药谈判较为缓和,降价整体幅度预计不高。

  3、 自费年费用超30万的罕见病药物或无缘此次谈判。

  4、 占医保费用超10亿元一年的医保目录内的一些品种,也要重新参与此次谈判

  零下九度的北京、与今年医药行业最重要的一场谈判同时到来。

  2020年的医保目录谈判姗姗来迟,去年此时,医保谈判结果早已尘埃落定。相比往年,今年更是一场持久战,从去年的一天两场,变成了一天三场,从去年的3天,增加到4天。

  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谈判的品种变多了。

  去年有150个药品参与谈判,97个成功,包括22个抗癌药、7个罕见病用药、14个慢性病用药和4个儿童用药。

  9月18日,医保局发布《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后,共有751个品种通过形式审查,其中目录外728个,目录内23个。

  此前外界盛传,将有超过300个药品参与谈判,涉及癌症、乙肝、糖尿病等重大疾病。

  不过,记者从一位接近医保局的专家处获得的消息,今年预计共有118个西药品种和56个中成药品种最后参与谈判,略高于去年谈判药品数量。

  虽然医保谈判趋于常态化,但保密性却远远高于去年。

  外界最关心的肿瘤药以及PD-1的谈判将在16号开始。而今年因“70万元一针”引爆舆论的治疗SMA的罕见病药物,虽然通过了医保局的形式审查,但没能通过医保局组织的药物经济学测算程序,不参与本次谈判,无缘进入医保目录。

  中成药企嘴里念叨“压得太狠”,实际降价幅度低于此前设想

  今天的现场,紧张又神秘。多数谈判企业的负责人谈判完匆匆离开。

  早上不到9点,十几家企业陆续进入谈判现场。留在场外等候的人比去年少了很多,一是天气太冷,二是经过去年谈判,多数企业已熟悉谈判规则,很少有还未谈判的企业前来打听消息。

  1个半小时后,上午场的谈判陆续有了结果。一位中年高个男子走出来,神色凝重,嘴里念叨“压得太狠了”,他分享了谈判成功的结果:他所在的企业此次谈判的品种是中成药,降了原本价格的三分之一。

  此次谈判,官方对中成药企业态度温和,对中成药压价幅度低于企业之前的设想。另一家中成药企业也表示“比之前想的好进”。

  相较于2019年医保谈判药品60.7%的平均降幅,目前看来,今年的中成药降幅似乎并不太大。

  另一家即将参与谈判的中成药企业的说法也印证了上述判断。在参与前不久的预谈判时,该企业代表意外地发现,今年专家组测算后给他们产品打的分值并不低,在交流过程中,专家组态度比去年温和很多。

  去年谈判,该企业另一款品种降价就因为超过50%,直逼地板价,利润微薄,最终的结果是撤销了该产品线,将部分人员遣散或者转岗至其他产品线。

  第二家谈成功的中年男子还分享了谈判经验,谈判规则虽然和去年一样,但“态度要好”,而且他们的报价和专家测算的价格相差不大,所以谈判很顺利地结束了。而非像去年那样,出现了医保局的“灵魂砍价”,那段在网络上疯传的视频中,谈判专家连4分钱都锱铢必较,“4太多,中国人觉得难听,再降4分钱,4.36,行不行?”

  打探谈判专家组的人员构成几乎是每次谈判时企业最想要了解的内容。其他企业在场外等候的人纷纷凑上去,“您谈判的专家组有哪些专家?”据了解,谈判专家组来自全国各省医保方面的专家。此次谈判仍然分为5个组。

  上午谈判成功的品种还有罕见病药物,但谈判者大多保密,具体信息不得而知。

  今年每家企业的谈判时间都在半小时左右,到了12点多,上午场的谈判就结束了。

  今年谈判规则中没有竞标性谈判

  去年医保谈判的规则分为两种:竞标性谈判与比价谈判两种,即分别使用市场策略与药物经济学策略,使谈判方式趋于合理。

  比价谈判是,谈判专家在谈判前并不知道价格,企业第一次报价后,谈判专家拆开信封看价格。有谈判成功的企业代表解释,第一次报价后,谈判专家会告知企业是否超过官方测算价格的15%,企业再进行第二次报价,价格差落在15%以内就算谈判成功。

  治疗同一种疾病、疗效相近的丙肝新药是去年唯一被纳入竞标性谈判的品种,简单来说,是报低价者胜出。最终6个品种中有3个谈判成功,分别是吉利德公司的来迪派韦索磷布韦(吉二代)、索磷布韦维帕他韦(吉三代)和默沙东的艾尔巴韦格拉瑞韦。

  而大部分品种因疗效不同或是独家品种,均由测算专家测算出合理的价格,再和企业进行比价谈判。

  之所以采用竞标性谈判的另一个原因是,丙肝新药本质属于公共卫生产品,进入国家医保报销体系后,按照药物经济学角度去分析,均能节省整个社会对这些患者未来的医疗费用支出的,无法找到每个产品的最低价格,所以选择了竞标性谈判。

  今年一直盛传会进行竞标性谈判的PD-1,并未采用竞标性谈判策略,而今年所有品种,均使用比价谈判策略。也就是说,参与谈判的每个PD-1,测算专家都会分别测算出价格,分别谈判。

  有人评价,这样的做法可能会对国产创新药不利好,竞标性谈判对一向有价格优势的国产创新药某种程度上有利。

  一位业内专家分析,“不竞价也好,都用谈判议价,对各家企业一视同仁。各家都是要去摸医保低价,摸不到也是被淘汰,不竞价只是淘汰的决定权从“自己+竞品+医保”变成“自己+医保”。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的谈判成功率不会很高

  2017、2018、2019年药品谈判时,纳入了多个抗肿瘤药在内的超大品种,由于这些抗肿瘤药的价格非常高、患者基数比较大、占用医保基金比较多,仅仅曲妥珠单抗一个品种,2019年销售额近60亿元,单个品种就给医保基金带来了几十亿的支出压力,何况2017~2019年纳入了超过120个新品种。

  再考虑到,今年参与谈判的创新药较多费用较高,本次医保谈判压力较往年更大。

  实际上,据接近医保局的专家告诉记者,年费用自费超过30万的罕见病治疗可能没有资格进入谈判。

  另外,单个品种占用医保资金超过10亿的药物,哪怕仍在两年医保谈判期内,也需要进行单独谈判。

  因此,2020年的这场医保谈判极有可能再一次上演灵魂砍价。

  比如本次谈判的焦点,广谱抗癌药PD-1,记者从现场得知,PD-1的谈判将在12月16日进行。

  信达的信迪利单抗是去年四家参与谈判的药品中唯一成功进入医保目录的PD-1产品,今年PD-1赛道越发拥挤。信达以外的7个已经在中国上市的PD-1产品都通过了初审。

  行业人士对于PD-1在本次谈判中的预计相对悲观,甚至有分析认为,今年医保谈判能把PD-1的价格降至5万/年,直接在去年信达的谈判价上再降一半。

  另外,据上述接近医保局的专家以及企业谈判代表透露,同一品种药物,如果有超过5家以上的生产企业竞争,可能会面对较大杀价——因为它们没有稀缺性,患者可选则的替代性很强,所以医保局的态度是可进可不进。

  除PD-1以外,在今年医保谈判中,值得关注的罕见病药物较多。

  从申报目录上看,今年罕见病药品数量明显多于往年,如罗氏治疗A型血友病的艾美赛珠单抗、赛诺菲治疗庞贝病的阿糖苷酶α、治疗法布雷病的注射用阿加糖酶β等,后两者的成人年治疗费用均在200万元以上。

  今年夏天,治疗SMA(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天价”特效药引发舆论,随后医保局宣布动态调整目录,这被业内视为对创新药、孤儿药的利好。呼声高涨之下,“70万元一针”的诺西那生纳能否进入医保,也成为一个关注点。

  然而,其生产企业渤健公司今天并未出现在谈判现场。

  如果根据“30万以上年费用的药物无法通过药品价格测算”的规则,这些罕见病药直接没有谈判的资格。

  就在4天前,医保局在答复全国人大代表建议中表示,通过严格的专家评审,逐步将疗效确切、医保基金能够承担的罕见病药物纳入医保支付范围。部分价格特别昂贵的特殊罕见病用药,由于远超基金和患者承受能力,无法被纳入基本医保支付范围。

  此前,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曾表示,谈判期间,国家医保局将对药品的经济学评价等方面进行更为严格的考核,估计今年谈判成功率不会很高。(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