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交通 > 正文

湖南常宁:交通事故调解成功率是这样提高的

  本网讯(通讯员:邓嘉慧)湘南的冬天虽然还没下雪,但气温却只有六七度。这天早晨,调解员周丽芳麻利地烧好开水,一边往纸杯里抓茶叶,一边瞅门外马路上穿着棉大衣的来往市民,嘴里说道:“双方当事人会来吧,电话约定今天来调解处理的。”由于长时间呆在这个岗位,她几乎每天都要重复这句话。

\

  近年来,道路交通事故逐年增多,民警既要勘查现场,又要调解案子,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严重影响了事故处理工作的顺利开展。为让办案民警从繁锁的调解工作中解脱出来,常宁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常宁市司法局按照上级部门的要求于2018年12月1日合作成立常宁市道路交通事故调解委员会。两年来,调解委员会共调解大大小小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案400多起,其中调解成功的有399起,在法院进行司法确认的有77起,调解成功率达89%。

  过硬的业务素质让当事人“心里有了底”

  “家里本来就没钱,出了这次事故后,更是舀水不上锅,治病的医药费都是东凑西借的,今天听了你的解释后明白了一万元之内的费用由肇事方承担,超出一万元的那部分才按责任大小让交通事故双方分摊,这让我心里有了底……”在调解室,原本激动的老陈长长吁了一口气。一个月前,他在道路上骑车时被一辆正三轮摩托车撞倒。事故发生后,他总担心肇事方少赔钱,所以特意来调解委员会咨询。

  “在交通事故调解过程中,有些当事人不懂法,有些人似懂非懂,因此他们大多会提前来咨询。这时,我们就要有过硬的业务素质,每说出来的一句话都令当事人豁然开朗。”调解员潘玉章说。

  为打造一支业务素质过硬的队伍,调解委员会成员由常宁市司法局一名工作人员、交警大队两名协警及一名社会律师组成。在小小的办公室,书柜里整整齐齐摆放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等各类法律书籍,调解员周丽芳捧着书本认真学习,并不时向潘玉章请教。“潘主任在司法部门工作了三十多年,调解的案子不计其数。我们两个协警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法律知识、调解经验及工作精神。目前,我们两个已能胜任这份工作。”周丽芳向记者介绍。

  过硬的业务素质让调解员们工作起来得心应手。2020年9月3日,彭某驾驶三轮摩托车与陈某驾驶的两轮摩托车相撞,造成陈某受伤。调解过程中,承担主责的彭某因要承担在此次交通事故中占次责的陈某全部经济损失表示疑惑不解。“一万元医药费,由我承担其中的百分之七十,你就应该承担百分之三十!”在调解室,彭某跟陈某争得脸红脖子粗。见此情景,调解员叫两人先不要争论,然后又对彭某说:“机动车都应该依法投保交强险,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也可以参照交强险的赔偿标准进行赔偿。按照交强险的赔偿标准,占了责任就要先启动交强险的赔偿费用,超出交强险赔偿范围的再按事故责任进行分摊。所以,这一万元医药费应由你一方全部承担。”经耐心解释,彭某才意识到交通事故既伤害了别人也损失了自己的经济利益。他说:“通过此次交通事故,我反省了自己,以后一定要安全驾驶,文明礼让,还要第一时间去把保险买了。”

  多种方法的使用让调解工作“没有啥难的”

  “就以您老潘说的算,您说对方赔多少就赔多少。今天是农历小年,您放弃与家人团年坚持在这里为我们的交通事故赔偿案做调解工作,如果还不遵从您的赔偿方案,我就真的不是个人了!”2019年农历12月24日小年那天,刘某被调解员潘玉章的真情感动了,当场表态在赔偿金额上作出让步。

  “今天双方当事人在调解协议上签了字,这个事故赔偿能顺利结案全靠我们打情感牌……”送走调解对象已是晚上21:00,窗外灯火通明,周丽芳感到嗓门有些嘶哑,但她仍不急着回家,打开工作日记本写下了调解心得体会。

  调解不仅需要过硬的业务素质,还要运用多种方法,只有这样,工作才能顺利开展。2020年5月27日21时许,中学生曹某放学骑单车回家途中撞倒迎面行走在道路上的陈女士,两人均受伤,陈女士出院后额头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因曹某是未成年人,由其爷爷负责处理与陈女士(陈女士委托其父亲代理)的交通事故赔偿。双方就赔偿要求多次协商无果,陈女士的父亲甚至向法院递交了诉讼材料。为尽快结案,调解员决定打情感牌,分别约谈代理人,让双方换位思考。在耐心撮合下,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握手言和,随即陈女士的父亲撤诉。

  “调解不是冷冰冰的解释,而是以事实为根据,十八般武艺齐上阵,做到了这点,调解工作就没有啥难的。”潘玉章说。目前,这支由四人组成的调解队伍总结出了自己的工作经验:要想方设法拉近心理距离,取得交通事故双方当事人的信任;在具体调解过程中要以情感人,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去调解;在双方达到一定意向时必须分开做工作;要把在调解委员会处理案子的便利和去法院起诉的风险一并告诉当事人。

  免费而热情的服务使调解成功率高达89%

  走出调解委员会办公室,老王悬在心头长达半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尽管没达到自己当初提出的赔偿金额目标数,但也相差不多了,“最重要的是在这里达成调解协议不花一分钱……”他搀扶着老伴,边走边唠叨。

  对于交通事故受害方来说,最难的就是事故赔偿——如果去法院起诉,不但要支付高昂的律师费,而且胜诉后也不一定能拿到赔偿金。针对这一实际情况,调解委员会成立的第一天就规定实行免费服务(免费协调双方当事人,免费提供法律咨询),不收取当事人任何费用。

  老王的妻子走路被一辆摩托车撞倒,肇事方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不积极配合医治伤者。本来家里就经济困难,现在又要自己垫付医药费,老王一怒之下决定到法院起诉肇事者,可亲戚朋友告诉他打官司除了请律师要花很多钱,打赢了还不一定拿得到赔偿金,因为肇事者家里也比较穷,欠了一屁股账。听了这些话,老王心里凉了半截,犯难之际找到调解委员会。让他吃惊的是,这里不仅有专业律师免费提供法律咨询,所有调解工作也不收取费用,“有热茶喝,有空调吹,有时自己情绪激动发脾气调解人员还轻言细语安慰。”话语里,老王对调解委员会的免费服务和工作人员的热情非常满意。

  周丽芳看着那一堆厚厚的调解案卷,笑着说:“我们的工作宗旨就是‘免费热情调解’,只要矛盾化解了,赔偿到位了,再苦再累我们也开心。”据统计,两年来,调解委员会共调解大大小小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案400多起,其中调解成功的有399起,在法院进行司法确认的有77起,调解成功率达89%。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