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公检法 > 正文

安徽“20年前无名女尸案”将开庭 嫌犯从江湖游医变亿万富豪

  在信阳,杨志才是家喻户晓的“亿万富商”。在美容院的官网上,他的头衔包括“第四军医大学整形美容特级教授”、“中华医学会整形美容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等等。他和妻子刘金侠经营的“金霞美容院”,也是信阳当地美容行业的龙头。

  如果说案发现场的证物,是死者留给世界的最后讯息,那么,对于在安徽界首发现的无名女尸而言,她留下的信息,在19年后,终于证明了她的身份。

  案情回顾

\

被害女子梅丽▲

  2018年10月,根据对案发现场泥土中的血液检测对比,死者被证实是河南息县女子梅丽。随即,嫌疑人迅速被警方抓捕,后移交检察院起诉,最终定在2019年8月29日于安徽开庭审理。

  至此,案件未到尘埃落定,时间却已过去20年。

  期间,尸体被火化,骨灰以“1999·03·12无名女尸”的代号,在界首市殡仪馆内被安放至今。案件则历经曲折,包括被报案、指认死者身份、逮捕嫌疑人、嫌疑人招认后,检方以证据不足不起诉,嫌疑人被释放,被害者家属坚持刑事申诉。

  被害人梅丽的生命停止在1999年,但其他人的生活都还得继续。在漫长的20年里,和女儿失联的父母走遍大半个中国去寻找,一双儿女在没有母亲陪伴下长大成人,还有曾4次做出有罪供述嫌疑人杨志才,早已是当地有名的亿万富商,美容龙头。

\

嫌疑人杨志才与妻子刘金侠经营的美容院▲

  曾经,对于不起诉,检方提到,嫌疑人杨志才及其侄子王夫伟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但现有证据无法认定死者就是梅丽,致整个案件证据还达不到确实充分。

  如今,案发地现场的证物,作为关键性的证据,终于证实梅丽的身份,证据链形成,落案起诉,所有人都在等待最后的判决。

  风起20年前

  麦地“无名女尸”串起两省两宗报案

  在至少长达13年的时间里,梅丽没有自己的名字,她留给世界的最后痕迹,是在警方的立案报告中。

  1999年3月12日,她被发现死在安徽省界首市砖集镇的一处麦地里,经鉴定,致命伤是遭重质量钝器打击,颅脑挫裂创而死,当时,她“年龄26岁左右、尸长1.65米,圆脸、稍胖、皮肤白、双眼皮、纹眉纹眼线、短发长约10公分……”

  在那个通讯尚不发达的年代,即使安徽界首的警方张榜、摸排,进行大量走访调查,但仍未找到尸源。不久后,尸体被火化,案件似乎进入僵局。

  转机出现在10年后。

  2009年9月,河南信阳公安局接到报案,称河南息县的女子梅丽被杀害,嫌疑人是当地富商杨志才及其侄子王夫伟。

  同年11月,在安徽界首市公安局,一位名叫刘乐芳的女子要举报自己的二姑夫杨志才,曾以“去界首要账”为名,将同行好友的前妻梅丽杀害,参与作案的,还有她的表弟王夫伟。

  尽管河南信阳和安徽界首,在地理位置上仅相隔180公里,但直到2012年,安徽警方才找到在河南报案的梅丽前夫沈眷(化名),在一堆女尸照片中,他一眼辨认出前妻梅丽。

  ——似乎,无名女尸的身份初步明确,嫌疑人杨志才和王夫伟也很快被锁定。

  在接受警方的问询时,报案人刘乐芳称,当年,杨志才在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赵集乡开了一个眼科诊所,她和梅丽都在那里帮忙。

\

杨志才曾经眼科诊所的位置,也是梅丽当时暂住的地方▲

  案发时,她和二姑夫杨志才、梅丽三人,从赵集乡出发,到60多公里以外的安徽省阜阳市临泉进药,当晚,杨志才说要带着梅丽出去要账。但当他回来时,多了表弟王夫伟,却不见了梅丽。

  再三询问下,杨志才告诉她,“梅丽被俺俩弄死了。”随后,杨志才威胁她,此事仅他们三人知道,不许对外透露。“他已杀过一人,不在乎再杀一个。如果别人问起梅丽下落,就说梅丽自己一个人从临泉县走了。”

  提到十年后的举报原因,刘乐芳称,因为家里的面缸被投毒,这让她感到害怕。

  事实上,这些年,警方从未放弃过这个案件。

  结合刘乐芳对梅丽体貌特征的描述,加上梅丽前夫沈眷的指认,警方初步断定,“1999·03·12无名女尸”,很有可能就是梅丽。

  2012年9月月底,犯罪嫌疑人杨志才和王夫伟,分别被抓捕归案。

  四度有罪供述的嫌疑人

  因证据无法认定死者身份不予起诉

  随着嫌疑人的被捕,案件似乎很快柳暗花明。

  在初次接受警方问询时,王夫伟就坦承,知道自己是因为杀人被抓,那时他初二辍学,和姨夫杨志才一起做的案。

  不同的是,最初,杨志才称并不知道自己具体因什么事被抓,他猜测是梅丽被杀,但和他无关。三个小时后,第二次问询时,他改口承认,曾涉嫌和外甥王夫伟一起杀死梅丽。此后,在接受界首警方审讯时,他先后4次作了有罪供述。

  杨志才称,自己和梅丽前夫沈眷是朋友,梅丽在和沈眷离婚后,发现自己怀孕了,于是被沈眷托付到他的诊所。可梅丽生活作风不好,常常带男人回来过夜,这一方面影响到了侄女刘乐芳,也有别的男人的老婆威胁要砸他诊所。所以,他想教训下梅丽,把她赶走。

  司法材料显示,事发时,杨志才、王夫伟和梅丽一起出发,三人顺着小路走向越来越偏僻的郊外。突然,王夫伟用钢管打梅丽头部,梅丽倒地后,杨志才接过钢管继续打了梅丽的胳膊、脖子和头,当时,梅丽还能挣扎,王夫伟拿出绳子,套在梅丽脖子上,两人一人拉一头,把梅丽拖到麦地里。

  在审讯中,王夫伟提到,作案地点是杨志才挑选的,在安徽界首加油站附近,因为他们二人都是安徽临泉人,而被害人梅丽是河南人,案发地属于安徽界首,临泉县公安局不插手,只要他们自己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

  同时,在确认梅丽死后,他们还一起脱掉了梅丽的衣服,王夫伟表示,这也是姨夫杨志才希望误导警方,以为是坐台小姐勾引人家老公,被人害了。

  2013年1月4日,界首市公安局侦查终结,将此案移交检察院起诉。2013年8月1日,阜阳市检察院对杨志才、王夫伟取保候审。

  同年的10月21日,阜阳市检察院做出不起诉决定,理由是界首市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检方认为,杨志才伙同王夫伟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但现有证据无法认定死者就是梅丽,致整个案件证据还达不到确实充分。

  对此,界首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给出了一则说明称,1999年安徽省内尚未有开展DNA技术,未对“1999.03.12无名女被杀案”尸源进行DNA检验。到2013年,女尸已被火化,现场提取的剩余物已失去检验价值,无法再进行尸源DNA检验。

  时过境迁之后

  嫌疑人已从江湖游医成为亿万富商

  这一次获释后,杨志才多次接受媒体采访,甚至是出镜表示,自己是清白的,是因为遭到刑讯逼供,才做出有罪供述。

  对此,安徽警方回应称,没有对杨志才采取过任何刑讯逼供。

  事实上,这时候的杨志才,早已不是在赵集镇上开诊所的江湖游医了,在信阳,他是家喻户晓的“亿万富商”。在美容院的官网上,他的头衔包括“第四军医大学整形美容特级教授”、“中华医学会整形美容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等等。他和妻子刘金侠经营的“金霞美容院”,也是信阳当地美容行业的龙头。据官网介绍,该公司创办于1999年,至2009年,旗下拥有3家医疗美容机构、30家美容养生会所(包括1家上海旗舰店)、联营店100多家。

\

  那一年,正是梅丽遇害的那年。

  此前,大专文化的杨志才,是信阳淮滨赵集镇上的杨大夫。从刚开始搭棚给村民们看眼科,到后来租下镇上一栋二层小楼上的三间房,从老邻居们的描述中,那似乎是比较安稳和乐的近十年。

\

在美容院的官网上,杨志才的头衔▲

  如今,老邻居们仍记得的是杨志才夫妻为人和善仗义,镇上谁家有红白事,都会热心去帮忙。他看眼科医术很好,收费也不高,后来还有从安徽慕名而来的病人,而对于年纪大的,或者是家里穷的,他也是能免费就免费,能便宜就便宜。

  “好呀,真的人特别好。”距离杨志才家诊所最近的一位邻居告诉记者,那时候,杨志才家里人很多,四个儿子,还有侄女、外甥,包括梅丽,再加上病人,平时总是热热闹闹的,但是因为这对夫妻带得住人,大家都喜欢他们,“那时候他们夫妻感情很好,我们私底下还羡慕呢。”

  人好、有亲和力,这似乎是当地大多数人对于杨志才的感受。如今,翻看信阳当地的新闻,还能找到不少他和妻子捐资助学、看望孤寡老人、帮扶贫困户的信息,也正因此,在他涉嫌杀人被捕后,大多数人会感到难以置信。

\

  不过,也有并不感到意外的。

  “其实他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一位杨志才曾经的学员告诉记者。她在2002年左右上过杨志才的整容课程。彼时,杨志才已经摇身一变,成为有着多年经验的杨教授,常常受邀在各地讲学,同时,接受不同美容院的邀请去做手术。

  在这位学员的记忆中,杨志才的男女关系复杂,能同时跟好几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但矛盾的是,他也“惧内”,常常如果他突然对一个原本关系很热络的异性疏远冷淡了,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被他老婆“警告”了。

  另一方面,他会讲述自己在赵集镇的经历,不过,会更加戏剧化,例如, “他说在赵集时,和别人发生口角还是怎么了,就跑到那种摩托车维修站抢一瓶硫酸,然后和人打架,硫酸泼到地上还引起了火。”

  另一位熟悉杨志才的朋友则透露,金霞美容院其实主要是靠着刘金侠做起来的,她在跟着杨志才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就逐渐成为当地知名的整形手术大夫,手艺好,人也爽快,“相处起来不累。”而尽管顶着亿万富商的头衔,这位朋友透露,其实杨志才平日里身上的钱并不多,不会超过一两万,家里的财政大权都牢牢掌握在刘金侠手上。

 \

杨志才妻子刘金侠▲

  “所以我们真正和他比较熟悉的人吧,回忆起来,偶尔能找到些对照的事。”曾经,杨志才的一位情人,被他怂恿给自己的丈夫注射大剂量盐酸肾上腺素以“杀人无形”,夺取财产。女士吓坏了,开始疏远杨志才。

  其实,在警方的审讯中,也有问到杨志才,如果梅丽的作风不好,大可以赶走她,没必要打死。

  对此,杨志才回应称,“我跟她谈过她不走,就想了这个办法。”

  那些被改变的命运

  8月立秋,河南信阳,最热闹的四一路上,金霞美容院仍在正常营业。月底的审判并未影响到这座城市的繁忙溢彩,而那些被这宗杀人案所牵绊的命运,早已改变。

  2012年,在警方初步确定尸体是梅丽,至此,梅丽的父亲梅春瑞,终于在寻觅大半个中国后,才第一次听到了女儿的下落,不是在哪里打工,更没有出国,而是早已遇害。

  “怎么不心痛,她是俺的掌上明珠呀。”对于这个河南信阳息县关店乡的农村家庭而言,一家人都能健康和美,就是最大的追求。1997年的秋天,梅春瑞最后一次见到女儿后,就去了黑龙江大庆投靠亲戚,以捡破烂做回收为生。

  刚开始和女儿失去联系,他们也没有觉察出不对劲,毕竟,生存已经占据了这个家庭太多的精力。到了2003年,做父亲的梅春瑞心里越来越惴惴不安,这个一辈子都生活在小圈子里的老人,开始了毫无目的的寻找。北京、上海、武汉、四川,没有线索、没有根据,这样凭着感觉的寻找至少让他觉得有着明天就找到女儿的希望。

  但安静下来时,说起这个事,老两口就会抱头痛哭。随后的不起诉,更是让他们一次次申诉。如今,让他们感到安慰的是,审判即将到来,“这是俺闺女儿不甘心呀。”

  而另一边,梅丽的前夫沈眷婉拒了记者的采访,原本,他和杨志才是称兄道弟的好友,甚至当年学习整容技术都是一起前往。在梅丽失踪的那些岁月里,他也四处奔波打听,也曾在和杨志才聊天时偶然提及,梅丽到底去了哪里?这时,杨志才并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得知杨志才会是此案的嫌疑人后,沈眷大感意外,他一直想不通杀人动机。而即使是在第一次检察院不起诉,杨志才被释放后,他还是依然保持着每年过年回去看望沈眷父母的习惯。

  作为案件的关键证人,刘乐芳已经换了电话,根据警方补充侦查意见书显示,刘乐芳举报后,2013年警方补充侦查时,她多次以身在外地为由,没有配合警方。

  案件的另一位嫌疑人,案发时才16岁的王夫伟,在第二次被捕后,他的父母曾辗转联系过梅丽这边的家属,想要争取原谅。这时的他,已经是一双儿女的父亲。

\

发现梅丽尸体的地方▲

  似乎,梅丽的影子深深刻入了这些人的生命,可回忆起来,却终归只有些微淡漠的记忆。

  唯有赵集镇的几位老人,还依稀记得,那是个打扮时髦,有点头脑简单的年轻女人,个性倒是开朗,但就是有点太不通人情世故了,懵里懵懂的。

  对于梅家人而言,他们期待着,开庭后能把女儿安放在界首市殡仪馆的骨灰领走,那是她留在世上的最后一点东西。

  案件时间线

  1999年3月12日

  安徽省界首市发现一具无名女尸,警方认定他杀。因无法确定死者身份,不久后,尸体被火化。

  2009年11月19日

  刘乐芳向界首公安局报案举报二姑夫杨志才在十年前,以去“界首要账”的名义,将同行女子梅丽杀害。接到举报后,警方结合案发时间,受害人年龄体貌特征,认为梅丽就是99年的无名女尸。

  2012年8月

  警方向梅丽前夫确认照片,他认出照片上的前妻。

  2012年9月

  杨志才在无锡被警方抓获 据了解 在接受无锡警方审问时 两人承认在1999年杀害梅丽,此时的杨志才已经是信阳市家喻户晓的“亿万富商”,和妻子共同经营着当地美容行业的龙头“金霞美容院”。

  2013年10月21日

  阜阳市检察院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其作出不起诉决定。

  2018年10月11日

  警方获取关键性证据,从保存的案发地泥土的残留血液中重新提取出DNA,证实梅丽身份。

  2018年11月9日

  界首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019年8月29日

  安徽界首无名女尸案将开庭审理 案件重新回到大众视野。(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