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公检法 > 正文

3万元整容手术刚做完,女子左眼就失明:整容医院关门,负责人失联

  “做好了。”随着主刀医生邓朝东的一句话,躺在手术台上的黎女士慢慢睁开眼,却发现左眼什么也看不见。

  今年1月13日,随着医生提醒手术完成,睁开眼的黎女士却发现自己左眼失明。她在整容医院——天府新区名府医学美容门诊部的安排下,紧急前往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救治。诊断显示,黎女士的左眼中央动脉栓塞,左眼视力无光感,瞳孔散大,直接对光反射消失。

  在之后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黎女士的左脸开始感觉神经麻木,右眼视力也突然下降。她与医院协商,医院给出30万元的补偿金……

  6月11日,记者实地走访天府新区名府医学美容门诊部,发现医院并未营业。医院法人代表雷思宇,以及当时为黎女士做手术的医生邓朝东的电话均已多日无法接通。

\

6月11日,位于天府新区华府大道一段1号的天府新区名府医学美容门诊部大门紧锁

  整容手术后 女子左眼看不见了

  “女人都是爱美的。”今年33岁的黎女士未婚,她想通过整容手术让自己变得更漂亮。

  黎女士是四川内江人,在深圳工作多年,有一定积蓄,想用自己挣的钱做整形手术。“看到朋友也做了,久而久之,我也心动。”

  在朋友的介绍下,她与成都天府新区名府医学美容门诊部沟通了半个月后,于1月12日从深圳飞到成都,准备在这家医院做耳软骨假体隆鼻和面部脂肪填充手术。

  所有检查到位后,1月13日,黎女士躺上了手术台,术前也签了手术同意书。“我自己想的是,就算整失败了,最多难看一些,但绝对不会想到会造成不能挽回的损伤。”

  当时躺上手术台后,黎女士还有些担心,她甚至起身反悔说“要不然不做了”,随即主刀医生邓朝东安抚了她的担心。

  “他安慰我说,‘我一二十年的手术经验,不用担心,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你相信我’。”黎女士说,在接下来三四个小时的手术时间里,她先做了隆鼻,做完鼻子后,还在护士的搀扶下去上了厕所,紧接着便是做面部脂肪填充。

\

黎女士

  “隐约听到医生提醒我面部填充做完了,我睁开眼一看,发现左眼就看不见了,当时还没下手术台。”黎女士告诉记者,随后,邓朝东电话联系了另外的人,询问该如何处理,等待一段时间后,她被送往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经过相关科室会诊,予以扩血管、抗炎、营养神经治疗,并进行高压氧治疗,黎女士的左眼无明显改善。在黎女士提供的华西医院出院病情证明书上可以看到,“多次请眼科会诊,患者患眼预后不佳,与患者积极沟通后,于近日办理出院”,而诊断结果为:1、左眼中央动脉栓塞,2、面部脂肪填充术后,3、鼻整形术后;在专科情况介绍上,额部、两侧颧骨及两侧颞部见皮肤肿胀淤青,左眼视力无光感,瞳孔散大,直接对光反射消失。

\

病情诊断

  院方只愿出30万补偿金 负责人后来失联

  黎女士在川大华西医院住了8天院后,又回到名府医学美容门诊部住了十天左右的院。考虑到春节临近,经与医院商量,黎女士最后办理出院回到了内江老家。

  “他们曾给出赔偿30万的方案,但我想的是把眼睛治好,希望他们能和我一起去北京的医院再看看,包括眼睛后续治疗问题。”黎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出院前也和医院说好了节后再治疗,但没想到回家第二天,医院负责人雷思宇给她发来消息,表示受疫情影响,医院无法安排陪同出行。

  此后,黎女士再联系医院,却是难上加难。因为疫情出行困难,她自己在内江当地医院继续复查眼睛,“因为左眼失明的问题,现在引发了其他的症状,眼睛周围的面部感觉是麻木的,然后我的右眼视力也突然下降。再联系医院负责人,见过面也一直没协商好,再后面就是电话关机。而且给我做手术的医生从在华西以后,我再也没见过。”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成都天府新区名府医学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雷思宇,但公司60%股权为以邓朝东为法人代表的四川名府医美教育管理有限公司所有。公司经营范围为医疗美容科、美容外科、美容皮肤科、美容中医科。而与黎女士协商的,一直也是雷思宇在负责。

\

黎女士与医院方面协商的聊天记录

  3月23日,雷思宇与黎女士的聊天记录显示,经过医院股东团队讨论,提出30万补偿金不变,若还有其他想法可再谈。

  5月,眼睛有了新问题,黎女士再联系对方,却没有得到回复。不得以,她再到成都找到公司,最后的聊天停留在6月7日黎女士去公司寻找之后。

  6月7日,黎女士与雷思宇的聊天记录显示,雷思宇说,正在尽最大努力去和股东一个个谈,让股东拿出钱来,但有些股东一时半会拿不出那么多钱。同时,雷思宇也对黎女士说:“你可以试试闹了之后你一年之内能拿得到钱不,拿得到30(万)不?”

  医院关门歇业 女子准备走法律途径维权

  6月11日,记者实地走访天府新区名府医学美容门诊部,发现医院玻璃门紧闭,并未营业。记者先后拨打雷思宇及邓朝东的电话,一直是无人接听状态,随后两人手机关机。

\

涉事整容机构

  “我现在的生活被这个事情彻底打乱了。工作没了,我爸爸五六十岁的人又去工地打工给我挣医药费。如果我知道这个手术会造成眼睛失明,肯定不会做。到现在,他们那边没有出来任何一个负责人给我对接治疗这方面的事情。这么长时间所有的医疗杂费,全部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垫付,已经付不起了。”黎女士表示,接下来她会走法律程序维护自己的权益。(编辑:RMAQ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