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网首页 |  论坛   视频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安全 > 住建 > 正文

女子拆“违建房”被毁坏财物罪传唤 律师:房子就是个棚子

  近日,兰州七里河区有居民爆料,今年4月份,因不堪前夫骚扰,自己拆除了一间违建房,结果却被以毁坏财物罪传唤,或面临八个月的刑期。

  这位居民叫樊菊花。她告诉记者,这场纠纷从去年开始,已近一年。原本自己想给城管打电话拆除这一违章建筑,打了一百多次。“我们就天天打那个电话,我都找成名人了。”

  这间违建房位于兰州市七里河区瓜州路一间名为“老中医化妆品”店的旁边。樊菊花向每日人物描述,“一个顶,一个门,两边的墙都是我的,房子的形状就是一个通道。”

  每日人物联系到建兰路执法中队的队长吴正华,他称,“我们依照派出所的认定,这房子是93、94年的自建房,属于历史遗留房,并非是违建房。”

  樊菊花还透露,自己与前夫离婚这4年中,报了三十多次警,然而公安均以一句“你们这是家庭纠纷”作罢。

\

引发争议的违建房

  拆违建房被定为“毁坏财物罪”嫌疑人

  2010年,樊菊花与康金豹结婚,“我们认识二十多年了,他是我的初恋。”

  婚后,樊菊花发现康金豹吸毒。除此,他还有前科。

  查阅资料发现,“康金豹”一名曾出现在2006年“甘肃第一打黑案”李旭霞案中,康在该案中使用威胁、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他人财物,被判为敲诈勒索罪。

  2014年4月,樊菊花与前夫康金豹经法院主持离婚,结束了4年的婚姻。之后4年,樊菊花一直深受康金豹骚扰。

  樊菊花拥有兰石家属院前的四间铺面。她向每日人物透露,康金豹动辄坐在这些店铺面前,穿西装、戴墨镜、叼着烟、喝着茶。

  “老中医化妆品”是租下了樊菊花的一家铺面。该店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每日人物,每次收租金的时候,因协议是与樊菊花签署的,按理应将租金交给樊菊花。但康金豹会再来收一次租金。

  在这几家铺面中,一间名为“米兰婚庆花艺”的店铺深受其骚扰。樊菊花透露,这家花店的店主李柔(化名)从2010年与她签约,租了7年。“他经常骚扰那家花店,因为都是女的,而且就这一家店铺没有产权证。这点比较被动。”

  这家铺面“本来是个走廊,过道”,一开始由康金豹的父亲康巨宜花了两千块钱造了一个房顶,后来樊菊花接管店铺后花了三万元装修成了店铺。

  也就在2010年结婚这年,康巨宜将这四家铺面以7万元价格卖给樊菊花,让她还清生意贷款。双方签订《房地产买卖契约》并做了过户。樊菊花称,当时她提议写了她与康金豹夫妻两个人的名字,“要不然他们家以为我图什么。”

  2014年,樊菊花与康金豹协议离婚。康金豹签下协议,放弃四家店铺任何使用权利,樊菊花赔钱了事,迄今4年间共给康金豹40多万元。

  2017年,康巨宜起诉樊菊花,想要从儿媳妇手里夺回这四间店铺的所有权,最终败诉。而后,儿子康金豹便打上了这间没有产权证的店铺的主意。

  之后,樊菊花一直饱受康金豹骚扰。

  期间曾报了三十多次警,但警方以一句“你们这是家庭纠纷”作罢。

  2017年12月,樊菊花打算把这间违章建筑拆除,这样前夫就不会再来骚扰了。于是给了租户李柔一万元,关了这一花店。不过,发现今年1月份,前夫康金豹已将此占据,并重盖了顶,装了卷帘门。

  樊菊花向每日人物称,自己给城管打电话拆除这一违章建筑,打了一百多次。“天天打那个电话,我都找成名人了。”

  但城管一直没来拆除。樊菊花回忆,当时建兰路执法中队的队长吴正华跟她说了一句,让她自行拆除,但这房子不管是谁的,今年都不能再修建。

  “这句话我听懂了,我才去干的事儿。”4月17日,樊菊花将卷帘门拆除了。

  没想到,今年9月份,她发现康金豹再次安装了卷帘门,再次翻修了这间房。与此同时,9月5日,时隔五个月后,樊菊花收到了来自当地七里河分局的传唤证,樊菊花被认定为“涉嫌毁坏财物罪犯罪嫌疑人”。

  “我这一想,我这一年都干了什么呀,房子没了,自己还成嫌疑人了。” 樊菊花向每日人物哭诉说。

\

七里河分局送达给樊菊花的传唤证

  是否“违建”有争议

  关于违建房的纠纷,从2017年12月开始,如今已近一年。

  10月12日,记者联系到建兰路执法中队的队长吴正华了解此事。吴称,“我们依照派出所的认定,这房子是93、94年的自建房,属于历史遗留房,并非是违建房。”

  查阅资料发现,历史遗留房包括私房因社会主义改造遗留问题,文革期间被挤占、没收的私人房产问题,建国初期代管的房产问题,落实华侨、港澳台胞私房政策问题等。

  而据一起2018年民事诉讼案文书中显示,兰石家属院前的这四个店铺,是康金豹父亲康巨宜所在单位原兰州石油化工机器总厂出售给他的房改房。

  对此,樊菊花称,“他们(城管)总是要找一个理由。”这一家没有产权证的店铺,樊菊花描述,“一个顶,一个门,两边的墙都是我的,房子的形状就是一个通道。”

  按照当地公安的报价,一个卷帘门8960元。

  樊菊花请的代理律师也这么认为,他称“这间房子其实连个违章建筑都不是,就是个棚子。”

  樊菊花称,其代理律师跟她强调,按照毁坏财物罪判刑,樊菊花或将面临八个月的刑期。(编辑:RMAQW)

    标签:棚子 财物 房子